寡人有疾,懶癌末期
目前:
萌柱斑,六件套全吃
萌周葉、傘修,但立志做隻米蟲,只吃不產

关于

論傻白甜拯救世界的可能性【九】

灣家繁體注意,簡體請戳晉江or柱斑吧

雷點之一:原創女主

雷點之二:抬頭看標題


九、

 

不祥的預感終於成真,千手椿沒有發現,在她回過身的那一剎,有一團黑漆漆的東西從腳下冒起,迅雷不及掩耳的竄入她體內。眨眼間,千手椿整個人的氣質都變了,假如現在有任何一個認識的人站在這裡,絕對不會有人相信這是同一個人。

 

“千手椿”思考似的略作停留,隨後朝著原本的目標——事發地點——繼續前進。她仔細地撿起了作為栽贓的直接證據的、刻有宇智波家徽的暗器,只留下似是而非的火遁痕跡。

 

——既然人證有了,物證就略嫌畫蛇添足了,不是嗎?

 

然後在身上製造出各種痕跡,髒亂的、磨損的,令她整個人顯得狼狽不堪。

 

——但這遠遠不夠。

 

她又抽出了方才的暗器,狠戾的在身上劃開好幾道口子,草草包紮,銷毀武器。

 

佈置完一切後,千手椿環視了一眼現場,愉悅地笑了。

 

那是怎樣的一抹笑啊。嘴角勾勒出的弧度明明和千手特有的豪邁笑容分毫不差,卻像是硬生生扯開似的,感受不到一絲暖意,徒留令人毛骨悚然的惡意,彷彿在預示著——

 

好戲要開演了啊。

 

 

 

 

不祥的預感終於成真,千手椿沒有發現,在她回過身的那一剎,有一團黑漆漆的東西從腳下冒起,迅雷不及掩耳的竄入她體內。眨眼間,千手椿整個人的氣質都變了,假如現在有任何一個認識的人站在這裡,絕對不會有人相信這是同一個人。

 

“千手椿”像是在思考似的略作停留,隨後朝著原本的目標——事發地點——繼續前進。她仔細地撿起了作為栽贓的直接證據的、刻有宇智波家徽的暗器,只留下似是而非的火遁痕跡。

 

——既然人證有了,物證就略嫌畫蛇添足了,不是嗎?

 

然後在身上製造出各種痕跡,髒亂的、磨損的,令她整個人顯得狼狽不堪。

 

——但這遠遠不夠。

 

她又抽出了方才的暗器,狠戾的在身上劃開好幾道口子,草草包紮,銷毀武器。

 

佈置完一切後,千手椿環視了一眼現場,緩緩地笑了。

 

那是怎樣的一抹笑啊。嘴角勾勒出的弧度明明和千手特有的豪邁笑容分毫不差,卻像是硬生生扯開似的,感受不到一絲暖意,徒留令人毛骨悚然的惡意,彷彿在預示著——

 

好戲要開演了啊。

 

 

 

 

今天負責巡邏族地的是千手上水和千手藤,他們照著往例循著固定路線一路巡視,一如往常的平靜,然而在巡到東面森林時,卻看到了一抹倉皇奔來的身影,在終於跑出林中後一個踉蹌。

 

「那是……椿!」千手藤認出了來者,連忙上前把人托住,驚詫的叫道。

 

看著懷中的人幾乎掩不住臉上的疲憊,他眉頭皺的死緊,「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遇襲、宇智波……」在發現是族人後,女孩的眼中猛然迸發光彩,將他的袖子布料攢的死緊,竭力吐出幾個單詞,隨後便頭一歪,暈厥了過去。

 

千手藤面色一肅,對著千手上水微微頷首,將千手椿打橫抱起,送回族內治療,隨後便急若燎火的把情報匯報了上去。

 

「……糧隊遇襲了?」千手佛間神色凝重的確認。

 

「是。」千手藤的表情同樣不輕鬆,任誰在聽到了這樣的消息心情都不會好。

 

再過幾個月即將進入冬休期,此時的糧隊卻遭遇襲擊,這對千手無疑是一大打擊。襲擊者擺明來者不善──對一族的後勤路線動手腳,此舉定會激起爭端,這是對家族的挑釁,不論其本意為何,發生了這樣的事,為了維持千手身為忍界大族的威望,此事勢必要徹查到底,讓襲擊者付出代價。

 

斟酌了一會,千手佛間對千手藤說:「這件事由你、木造和葵負責查清,以情報為主,勿和其他忍族起無謂的衝突,還有……務必回收族人遺體。」

 

「遵命!」

 

 

 

 

另一邊,千手松蘿蹙著眉凝望著躺在病床上的千手椿,距離探查情況的小隊離開已經有好些天了,千手椿卻仍舊沒有清醒,這讓她感到些許不安。

 

千手藤臨行前遵從族長的吩咐拜訪過她,從他的口中可以得知,襲擊者極可能是宇智波。如果情報為真,千手松蘿就不得不考慮有人給女兒下了幻術,畢竟女兒有幾斤兩她很清楚,沒道理其他人不知生死,卻獨獨她一人脫逃。為此千手松蘿甚至請族中專精幻術的族人查看過。

 

沒有異常,這是她得到的結果。

 

但這就是最大的異常。

 

以千手的體質不該修養這麼久都沒有醒來,更何況椿的傷勢並不是很重——簡直像是被故意放回來的。甚至……椿的傷口與其說是遭到了攻擊,更像是自己劃上的。

 

這無疑指向了一個令人戰慄的猜測。能夠施展連族人也察覺不了的幻術,襲擊者在此道必定有遠遠高於族人的造詣,如果他們要偽造現場多半不是難事,卻偏生留下那麼多的破綻,讓人傳遞了消息。這等於是變相的遞戰書——戰爭要開始了。

 

然而此事卻又隱隱透露著疑點。千手松蘿撫上已經有了不明顯弧度的肚皮,垂下的眼睫遮蔽了情緒。如果是宇智波,就她所知的情報,目前並沒有開戰的理由。兩族現任的族長對戰爭的態度較趨向於義務,不阻止,也不會無故挑起戰火,這次的事件明顯不像對家的作風。

 

反倒是其他忍族,在千手和宇智波鋒頭正盛的現在,生存空間相對地被壓縮,兩族又不像皆為鷹派的上一世代,互相損耗的情況趨緩,引發了忌憚也無可厚非,更甚者……他們可能得到了上層的支持。

 

現在希望千手和宇智波持續戰爭的可不只一個利益階層啊。許多雙眼正緊盯著兩族,指望他們在戰火中步向衰落,然後在兩敗俱傷的一刻,狠狠咬下一塊肉。

 

可是千手哪怕窺見了背後的暗潮洶湧也無可奈何。一來、能騙過族人的高超幻術,在她的認知裡只有宇智波做得到。二來、就算這可能是一場漂亮的栽贓,面對一群來自不同的忍族,背後甚至可能站著貴族、大名的襲擊者,即使千手身為忍界大族也要避其鋒芒。三來、這次運輸任務的人員名單,年長的是富有經驗的主要戰力,年幼的是蘊藏潛力的新世代,不論哪一種對族裡來說都是一大損失,尤其是這些忍者家中多少都有正值青壯的親人,失去家人的痛苦必須獲得宣洩!

 

這次在背後推動的手是宇智波、其他忍族抑或上層階級其實並沒有區別,如果是第一種情況,兩族之戰避無可避;如果是第二種情況,面對多族聯合甚至有貴族參與的幕後黑手,無可奈何的千手只能把矛頭轉向宇智波,為兩族之間的血海深仇在添上微不足道的一筆──結果終將是和宇智波的一戰。

 

但在此之前松蘿只希望是她多想。

 

她的指尖輕輕摩娑過椿沉睡的面龐。雖然不知道為什麼敵人選擇了讓椿脫逃,但……

 

「我只望妳沒事。」她輕聲呢喃。

 

儘管這代表的是,她的另一個孩子可能……

 

她不願多想。

 

 

 

 

 

评论(2)
热度(5)

© 於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