寡人有疾,懶癌末期
目前:
萌柱斑,六件套全吃
萌周葉、傘修,但立志做隻米蟲,只吃不產

关于

論傻白甜拯救世界的可能性【五】

灣家繁體注意,簡體請戳晉江or柱斑吧

雷點之一:原創女主

雷點之二:抬頭看標題


五、

 

自從那個開頭充滿曲折,中途充滿槽點,結局直接爛尾的日子以後,宇智波斑已經有兩周沒現身了。

 

千手柱間依舊每天都去南賀川報到,但凡私下見到千手椿,開頭的句式必定是:「斑已經XX天沒來了,balabalabala……」

 

在柱間第N次用同樣的姿勢開啟話題後,天天被樹洞的千手椿終於受不了了:「其實他不來也好。」講真,深閨怨夫(?)真是太可pia了。

 

不等柱間說什麼,她又補了句:「栗幸姊姊昨天告訴我,她負責巡邏的那天,看到扉間跟著你出去囉。」

 

柱間:!!!

 

「要是被發現的話,就真的和我上次說的話本寫的一樣了~“下次見面就是戰場了”這樣。」她的語氣頗有些幸災樂禍。

 

「果然暫時不該去嗎?但要是斑來了見不到我怎麼辦?」

 

「那你就告訴他嘛!」

 

柱間的視線飄向了不知名的遠方。

 

「……你不會沒有他的聯繫方式吧?」

 

他點了點頭。

 

「……見到就約,沒有就江湖再見?」

 

再點了點頭。

 

「……都聊天說地談理想了,你居然除了一個名字什麼都不知道!?」

 

柱間正欲點頭,又及時煞了個車,「我還知道他有個弟弟!」

 

千手椿:喔,那有什麼卵用【冷漠.jpg】

 

「柱間。」她拉了下他的衣角,異常真誠的說:「雖然沒分,我還是覺得你們大概只能戰場再見了。」

 

 

 

 

千手•烏鴉嘴•椿不愧是窮極一生(←真•一生)都在立Flag的作死專業戶,柱間和斑還真的應驗了她那句“戰場見”的發言,現在他們分別站在兩家族長的身側,身後是各自的族人,呈對立之勢,遙遙相望。

 

千手佛間低聲對柱間說道:「看見了嗎?柱間。宇智波田島旁邊的是他兒子,宇智波斑,天賦和你不相上下。你這次應該會對上他。」

 

「他現在還沒開眼,你有能力應付他。」

 

聽到這裡,柱間還有什麼不明白的?宇智波的人隱瞞了斑開眼的消息,求的是一擊斃命,而目標正是他——一個尚未成長起來的天才。

 

但柱間卻沒有因此感到憤怒或失措,這不僅僅基於對自己的自信——他相信斑,千手柱間相信宇智波斑。

 

戰爭一打響,兩家小輩果不其然的對上了。

 

「鏘!」短兵相接引起脆厲的金屬撞擊聲,柱間看到斑迅捷的身影壓進他眼前。

 

和之前點到為止的對練不同,殺意讓斑整個人如燃盡原野的熊熊烈火,更加的明豔,更加的……叫人移不開眼。看著這樣的斑,柱間不禁有些恍神。

 

察覺到對手的心不在焉,斑狀似不悅的眉頭一皺,「戰場上分心,你在瞧不起我嗎!」

 

「絕對沒有啊,斑!」斑在關心我呢=v=

 

千手佛間青筋一躍:……小兔崽子,叫那麼親密作做什麼!

 

「斑可是我尊敬的對手啊!」柱間一邊忙著應付宇智波斑狂風驟雨般的攻擊,一邊不忘抽空喊一句。

 

宇智波田島神色莫名:怎麼覺得宿敵家和自家兒子之間的氣氛不太對?

 

「那就認真打。」棋逢敵手的斑露出了略顯興奮的張揚笑容,「我是不會手下留情的!」

 

隨後柱間便感受到武器傳來的力道又加重了幾分。

 

兩人眨眼間又過了數招,宇智波斑狠戾的攻擊讓柱間不得不全力以赴,那種前所未有的、追逐般的緊迫感令他全心全意沉浸在這場以命相搏的戰役之中,再無暇顧及其他。

 

就在這時,宇智波田島向後一個瞬身,迅速結了好幾個印,一個大型火遁箝制住千手佛間。

 

彷彿約定好的信號,在場的宇智波精英們有志一同的施放了大型忍術,封鎖了千手們的視線及腳步。

 

柱間發現斑的攻擊節奏微不可察的放慢了。

 

然後他望進了一雙鮮血般淒艷的雙瞳。

 

 

 

 

宇智波斑回到了族地。

 

他不知道自己的選擇究竟是對是錯。

 

也許從他知道柱間是千手的那一刻,就不該再次握住他的手。

 

……不,其實這份羈絆原本就不應存在,他們根本不該相交,無論柱間是不是千手。

 

他也一度想斬斷這份羈絆。

 

但他從柱間身上看到了一種讓人信服的力量。如果是這樣的人,必定會有很多人願意追隨他吧?哪怕他所希望的和平是多麼的遙不可及。

 

斑有預感,總有一天柱間的身後必會站滿無數的人,共同為他指向的未來奮鬥,他所代表的將不只是一個人的力量,而是一群人的願望。

 

柱間也的確有那樣的胸襟。

 

他想到了那隻朝世仇伸出的友誼之手。

 

人與人也許永遠無法互相理解,卻可以彼此扶持。如果在這個尚且看不見和平曙光的現在仍舊有人願意放下仇恨,那麼曾經的敵人可以在某一天心平氣和的和彼此打招呼也不是不可能的吧?

 

如果有一天,不再有戰爭,仇恨被消弭,不同家族的人並肩守護共同的家園,那樣的未來難道不值得期待嗎?

 

於是“宇智波斑”握住了“千手柱間”的手。

 

——不過現實很快給了他一記當頭棒喝。

 

在得知他終於開啟寫輪眼後,父親沒有深究,只是召集了高層,最終擬定了殺死柱間的計畫。

 

畢竟不論是斑還是柱間都擁有不俗的天賦,儘管只是鋒芒初露,卻早已將同年次的其他忍者壓得喘不過氣,只要不夭折,未來註定是屬於他們的舞台。

 

然而寫輪眼有個致命的缺陷。

 

強大的瞳力伴隨的是陰之力對眼部經脈的侵蝕。

 

尤其是斑。

 

儘管才剛擁有血輪眼,斑對瞳力的運用甚至不遜於許多浸淫數年的忍者,這份悟性過於可怖,就是身為族長的宇智波田島亦遠遠不及,在這條路上他註定走得比所有人都還要遠——比所有人都還要早走到盡頭。

 

如此一來,宇智波終有一日會敗給千手。

 

所以他們不會放棄任何將危險扼殺在萌芽的機會!

 

 

 

斑接受命令後兀自回房,沉溺在紛亂的思緒中。

 

終究是太弱了。過於弱小的他們還沒有引動潮流的能力。

 

宇智波斑忠於家族,他必會竭盡所能的……殺死柱間。

 

兩族約戰的日子很快就到來了。

 

戰場上的空氣永遠有著散也散不去的硝煙味。

 

宇智波斑佇立在宇智波田島的身側,遙望著千手柱間。

 

就如宇智波田島對上千手佛間,他知道他會對上的人是誰,這是兩族由來已久的默契——儘管他們尚未真正的成長起來。

 

一切就如寫好的劇本般進行,田島對佛間,斑對柱間,參與計畫的族人們暗中朝小輩們圍攏,在千手們被箝制的一剎那就是他動手的時機!

 

斑打開寫輪眼。

 

——如果千手柱間必須死,

 

那雙承載著靈魂重量的瞳眸閃過瑰麗的色彩。

 

——那就由他親手斬斷羈絆,

 

舉起刀。

 

——然後殺了他!

 

寫輪眼在攻擊落下的那一刻定格在四顆輪轉的勾玉上。

 

 

 

 

 


评论
热度(5)

© 於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