寡人有疾,懶癌末期
目前:
萌柱斑,六件套全吃
萌周葉、傘修,但立志做隻米蟲,只吃不產

关于

論傻白甜拯救世界的可能性【四】

灣家繁體注意,簡體請戳晉江or柱斑吧

雷點之一:原創女主

雷點之二:抬頭看標題


四、

 

最近的千手柱間不對勁,很不對勁。

 

天天早出晚歸,還笑得跟傻瓜似的,就連瓦間和板間之死帶來的沉重打擊都很快就恢復過來了,她原本還在煩惱該怎麼安慰他呢,浪費表情。

 

千手椿覺得真相只有一個,那就是他、談、戀、愛、了!

 

沒錯,一定是這樣,我真是太機智了!想到這,千手椿整個人打了雞血似的,好奇心一股腦兒全被勾起來了。

 

於是她決定:跟蹤=v=

 

是的,就是跟蹤。別的她不敢說,但是論躲藏她有信心連扉間都不能輕易發現她,畢竟一個體術不行忍術不行幻術更是渣中之渣的醫忍想在戰場上保命,至少得會逃命才行吧?君不見,敵人進攻第一個打的永遠是奶媽嗎?逃跑專業戶說的就是她。

 

——所以只要不跟丟她就可以看到柱間的白月光了~

 

千手椿:Yeah!計畫通=v=

 

說幹就幹,在第二天發現柱間離開族地的時候,千手椿立刻綴了上去。

 

皇天不負苦心人,雖然她的跟蹤技術著實不怎麼樣,好幾次險些跟丟,但最後還是讓她一路尾隨到了柱間的目的地——南賀川=_=

 

搞什麼嘛!正確的約會姿勢不應該是吃飯逛街送驚喜嗎?跑到這麼沒情調的地方是能幹什麼?打水漂嗎?(←真相了)

 

嘖,真沒用。千手椿盯著站在岸邊的柱間背影想道。

 

然後她看到對岸有一個脣紅齒白的少年走向柱間,那是……!

 

看看那頭黑短炸!看看那張未來不可限量的臉!!千手椿敢拿顏狗的尊嚴發誓,那絕對是一個宇智波!!!

 

可惡,她都還沒成功嫖到宇智波,柱間竟然早就勾搭上了嗎!不可原諒!千手椿瞬間彷彿單身狗之魂附體,渾身溢滿了對脫單人士的深深惡意,一個不留神就把抓在手上的草莖捻斷了。

 

她悚然一驚,連忙望向岸邊的兩人。

 

他們似乎沒有發現。千手椿心下鬆了口氣。

 

然後她就看見兩人狀似熟稔的打了招呼,再然後……打起了水漂=_=

 

什麼跟什麼啊!居然真的是打水漂?我褲子都脫了你就讓我看這個?千手椿頓時整個人都不好了。

 

忽然,一股不祥的預感閃過心頭,她下意識的側過身,一顆石子以毫不遜於手裡劍的威力削過她臉頰。

 

千手椿僥倖躲過了這次攻擊,然而戰五渣就是戰五渣,下一秒她就被不知何時繞到身後的千手柱間制伏了。

 

「……椿?」柱間看清了來者的臉龐,瞪大了雙眼。

 

「……欸嘿,被發現啦?」

 

五分鐘過後——

 

「所以,這個小女孩是你的族人?」對面的宇智波少年托腮問道。

 

安靜如雞。顯然,答案已經很明顯了。

 

「嘖,柱間你也太沒用了,竟然那麼容易就被比你小的人跟上。」宇智波少年一臉嫌棄的望向柱間。

 

「啊,又被斑罵了,我果然很沒用……」柱間一瞬間消沉了下去,他的背後幾乎快具現化出一片蘑菇園了。

 

「你這個毛病就不能改改嗎!」斑煩躁的撓了下頭,無奈的補上一句,「……也沒必要這麼消沉吧?」

 

上當了!連我都騙不倒的把戲他居然信了!!貌似還不只一次!!!千手椿整個人都驚呆了。

 

#如果這都不算愛#

 

然後她就親眼目睹了宇智波斑的炸毛,只因柱間又嘴欠了一句,「……但是明明斑一開始也沒發現。」

 

「你這傢伙!」

 

……

 

 

千手椿:啊,被忽略的好徹底呢~這還能不能好了啊,摔!(╯‵□′)╯︵┴─┴

 

等到柱間和斑結束了旁若無人的打情罵俏(無誤)後,已經十分多鐘過去了。

 

於是總算可以自我介紹的千手椿一臉傻白甜的放了顆雷:「初次見面,我叫千手椿!你是宇智波家的人吧?我可以直接叫你斑嗎?你不說話我就當你答應囉!」

 

然後她不知所以的看著柱間用見鬼般的表情把頭扭向她。

 

「?」她疑惑的歪了個頭。

 

「千手……」

 

喵喵喵???

 

斑低下頭,髮絲垂下來的陰影淹沒了他的表情,「……我早該想到了。」

 

!!!

 

「柱間,你早就知道我是宇智波了,是嗎?」雖然是疑問句,那語氣卻分明帶著不容置駁。

 

她是不是做了什麼不得了的事啊【驚恐】【驚恐】

 

「柱間,不,千手柱間,我們還是……」

 

完了,難道真的要秀分快?

 

「斑!」柱間突然朝著斑伸出了右手,「重新認識一下吧,我叫千手柱間,請多多指教。」

 

斑似乎愣了一下,「你這傢伙,搞什麼啊……」

 

「因為我不想失去斑。」柱間露出了難得的認真表情,「斑可是我的天啟啊!」

 

喔喔喔好高級的告白啊不明覺厲!

 

「你……算了。」

 

有戲!

 

斑頓了下,最終還是伸出了手,「宇智波斑,」

 

然後柱間看到了一雙瑰麗的血紅眼瞳,一對勾玉滴溜溜的轉著。

 

「——請多多指教。」

 

千手椿:總覺得我是多餘的【滑稽.jpg】

 

於是千手•嘴砲帝•柱間感情滿分、嘴遁滿分、應變能力滿分,就這麼挽回了【劃掉】打算回娘家的【劃掉】宇智波斑,成功度過了分手危機?

 

——要真這麼想,你就太天真了。

 

和好歸和好,娘家還是要回的。斑少爺表示他需要調整情緒,就暫時不見面了。

 

千手柱間:QAQ

 

而這一切罪惡的源頭,還要從千手椿的一句話說起——

 

「——我說,你們都不覺得你們的台詞哪裡不對嗎?」

 

他看著面前的兩個少年旁若無人的互訴衷腸,只覺得單身狗受到了一萬點暴擊。更扯的是,都如此慘無人道的虐狗了,他們居然還互發朋友卡!

 

千手椿:噫,這樣是會BE的你們造嗎?

 

「『什麼不對?』」

 

嘖,真有默契。感情這麼好你們怎麼不結婚?

 

「簡直像愛情故事裡的標配台詞。我就看過一本話本,裡面就有很多這樣的台詞,像是“我不能沒有妳”啦、“有了妳我無所不能”啦、還有“妳是上天給予我的啟示”!」她又說:「啊,“天啟”該不會就是這個意思吧?」

 

「……你看過?」斑狐疑的看向柱間,臉上的表情直譯過來就是:沒想到你是這樣的柱間。

 

「絕對沒有!」

 

總覺得更可疑了。斑勉強收回狐疑的表情,但他的眼神擺明寫著:我一個字也不信。

 

「真的沒有啊斑QAQ」

 

「我也覺得他沒有!」千手椿舉起了手,「因為那本話本老早就找不到了!」畢竟是未來才有的嘛=v=

 

「說得好像妳多大似的,小不點?」斑不禁被她的舉動逗笑了,「妳認字也沒幾年吧?」

 

啊,未來的潛力股對她笑了,好幸福,快不能呼吸了,「真的找不到了唷,不過我還記得內容喔!你想知道嗎?我說給你聽好不好?」

 

「不用……」「好啊!」這是柱間。

 

「你果然想知道對不對?那我說囉!」

 

「……」

 

「這個故事是從男女主角相遇開始的。有一天女主在河邊打水漂時邂逅了男主,他們有著相同的理想,同樣渴望改變,於是他們很快的從陌生人變成朋友,朋友成了戀人,還相約共同建立一座充滿愛與和平的城池。」

 

「總覺得劇情莫名的熟悉……?」

 

「但好景不常,他們的私情被各自的弟弟發現了。男主回家的當晚,他父親告訴他與他相交的是對門世仇主家的千金,然後要求男主下一次見面時截殺女主。」

 

「這個人物設定……」

 

「男主陽奉陰違,在打水瓢的石子上刻上了警訊。隔天兩人默契的將石子打到了彼此手上,上面分別寫著“快逃”和“有埋伏,快走”,然後雙方就見家長了,再來就掰了。」

 

膝蓋中箭的斑少爺:「……柱間,正好我也需要時間想想,我們暫時別見了。」

 

「啊。」這是還沒回過神的柱間,「……啊?等等,斑!」

 

然並卵,斑少爺已經只剩下一抹背影了。

 

柱間:QAQ

 

千手椿略懵的說:「我還沒說完後續呢。」

 

 

 

 

 


评论
热度(8)

© 於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