寡人有疾,懶癌末期
目前:
萌柱斑,六件套全吃
萌周葉、傘修,但立志做隻米蟲,只吃不產

关于

論傻白甜拯救世界的可能性【二五~二六】

灣家繁體注意,簡體請戳晉江or柱斑吧

雷點之一:原創女主

雷點之二:抬頭看標題


二五、

 

話說自從可憐的楠妹妹被自家姊姊坑了一把後,泉奈就馬不停蹄的專注於深扒。當一個兄控認真起來,所有關於哥哥的秘密都不是秘密,最終還真挖出不少陳年舊事,例如,當年被斑抱過的“平民小女孩”。

 

如果沒有確切方向這件事倒是不一定會被扒出來,可惜自從見到千手楠後泉奈的調查方向就十分的有針對性,這麼一來“真相”反而被拼湊的七七八八,其結果是……噢,蠟燭。

 

宇智波不只普遍患有程度不一的中二病,還特別擅長腦補,特別神邏輯,一百個宇智波就可以衍生出一百個小劇場,全族的宇智波一起發病恐怕就多出一個新世界。其他人怎麼想暫且不知,反正泉奈內心早已上演了一齣年度大戲:哥哥年少一時心軟接下了一個平民女孩的委託,情竇初開不料女孩其實是敵對家族的人,只好忍痛斬斷這段孽緣,焉知感情哪是說斷就斷的?兩人一直藕斷絲連,直到兩族結盟,哥哥甚至提出了聯姻的提議!

 

哎,如果換個主角倒還挺符合原著的=v=

 

狗血、江山不及君一笑、還有充滿霸道總裁范兒的劇情轉折,簡直是戀愛腦蘿莉的最愛,但是對泉奈來說……臥槽一定是那個千手的小妖精迷惑了哥哥憑什麼哥哥為她付出那麼多絕壁不能忍現在就想拆拆拆!!!

 

別說,千手楠繼承了千手松蘿的外表還是很有欺騙性的,如果只是靜靜地站在那裡確實是一個膚白貌美的黑長直大美女,還真的有那麼一點符合宇智波的審美觀……但是她比哥哥高啊魂淡!

 

想進宇智波?要嘛鋸腿,否則沒得談。泉奈陰測測的想著。

 

這場由身高問題引起的火會延燒到什麼程度暫且是個謎,唯一可以確定的是千手楠注定是逃不掉了。

 

至於轉手把妹妹賣得乾乾淨淨的千手椿呢?她現在仍在孜孜矻矻的湊CP=v=

 

所以說逛街吃飯搞浪漫都有了,為什麼這兩個人還是遲遲沒進展?講道理,要說處對象,他們處的時間換作隨便一對情侶早就媳婦孩子熱炕頭了,為什麼他們還沒成?一定是告白的台詞不對!

 

講真,就旁觀者的角度,她覺得兩人現在的關係只差捅破一層紙窗戶了,不,根本是只差一張床了!……決定了!就這樣吧!她現在立馬去找龍陽十八式送給柱間!尼瑪她就不信他們之間沒女干情!

 

說幹就幹,千手椿當晚就十分有效率地把圖冊送到柱間手中。

 

隔天成功收穫做了一晚不可言說的夢的黑眼圈一隻。

 

嘖嘖,她早該這麼做了。

 

「我好像真的喜歡斑啊……」

 

嗯嗯,既然這樣你們就快結婚!

 

「但是我和斑是摯友啊?」

 

臥槽臥槽臥槽閣下別執迷不悟回頭是岸啊!

 

「我和斑都是當代頂尖強者,如果沒有後代的話肯定得承受很大的壓力,斑這麼驕傲的人我不希望他受人非議啊……」

 

你再堅持什麼子嗣論是會BE的!會BE的!會BE的!

 

「哪怕他不在乎?」千手椿忍不住反問。

 

「他不在乎,但我會。」柱間說道,「他值得最好的。」

 

你有種在這裡把我當心靈垃圾桶有種當著斑的面說啊!呸呸呸,在別人面前刷告白台詞在正主兒面前就淨發卡!

 

「你就甘心把他推向別人?」噁,她要刷這種言情劇女配質問男主的標配台詞一定是柱間的錯!

 

柱間沉默半晌,「……如果她能帶給斑我所不能給予的,我願意祝福他們。」

 

千手椿:我有一句媽賣批我他媽一定要講!老娘忍不下去了!!!

 

<p CxSpMiddle" style="text-indent:24.0pt">千手椿怒爆小宇宙的結果是,柱斑某天喝的酒被下藥,喝完直接關小黑屋——是絕對不可能發生的,戰五渣你傷不起_(:з」∠)_

 

於是她走了曲線救國……慫恿兩人去泡花街=_=

 

哎呀,既然這樣你就帶著他一起去泡妹子吧~你嫖一個,他嫖一個,要是你真的能看別人和他三拜入洞房寶寶就不說話~不然到時候你反悔搶婚,搶的還是新郎不就尷尬了~去吧去吧~

 

↑原話大概是這樣

 

不過只有這樣當然是不夠的,千手椿友情提供了花街飯菜做得最好的去處,還不止一處。

 

對此柱間的回答是:「……妳知道的可真詳細。」該不會都去過吧?

 

「那是當然,我可是連太夫的紅包都收過呢!」驕傲挺胸。

 

「太夫的紅包?!」柱間用全新的眼光打量千手椿。

 

「驚訝什麼?變身術誰不會用啊?」大驚小怪。

 

「妳用的不是本名吧?」否則千手不會不知道族裡多了一個如此有出息的“小子”。

 

「當然,我的馬甲叫“浦原和信”。」

 

「浦原和信?那個出身平凡卻深受不少藝妓青睞的花街傳奇?號稱惜花公子?」柱間的面色更古怪了。

 

「哎,你們男人知道什麼,女人的心思還是女人懂啊!」所以性別不同怎麼談戀愛……啊呸,她可是要迎娶宇智波的女人!一定是柱間的基佬氣場有毒!「所以你還是快滾吧!是男人就趕快行動!」

 

於是柱間就圓潤的翻進宇智波的族地了,從他嫻熟的姿勢就可以知道這種事他幹了不只一次。

 

然後對此習以為常的宇智波斑就這麼不疑有他的被約出去了。

 

「所以你所謂的請我吃一頓特別的飯就是來花街?」斑的臉色有點不好,過於靡豔的胭脂味令他渾身不自在的往柱間身邊靠。

 

「哈哈哈。」乾笑。柱間看他的模樣突然問:「斑不會是沒來過吧?」

 

「——!」斑扭過頭,「誰沒來過了?」

 

「是嗎?」柱間看斑的臉色不像說謊,但總覺得哪裡不對。

 

「當然。」斑眼神飄移了一瞬。他的確來過……不過,咳咳,不是以客人的身分。

 

柱間上下打量了一下,語出驚人:「難道……斑還是個處?」噫,不愧是切黑。

 

「——!!!」

 

柱間有些驚奇,「猜中了?」

 

惱羞成怒。「你懂什麼!我們宇智波的慾望本來就不強烈——喂,你笑什麼!」這句話好像不小心暴露了什麼。

 

「我只是有點意外而已。」柱間連忙解釋。

 

「只有這樣?」斑懷疑的瞇起眼睛。

 

「真的!」其實還有這樣的斑也好可愛之類的……糟糕,柱間連忙甩掉這些越界的想法。

 

然而看著斑湊近的臉龐,他的心跳還是不爭氣的加速了,柱間連忙轉移話題:「沒想到斑意外的純情啊!」

 

一句話炸了火藥桶,「哼,比不得你們千手沒節操!」

 

「怎麼這麼說嘛……」委屈。

 

斑冷笑一聲,「你不會不知道我們宇智波在花街是有產業的吧?」

 

還真的不是很清楚……等等,千手的少年們通常性成熟後就會彼此攛掇著去泡花街,家長不只不會阻止,還會樂呵呵的給錢讓他們儘管玩……「意思是……」

 

「千手但凡逛過花街的都會被族人記錄下來,只要你們去的是有點名氣的那種。」

 

……那不就是等於全部了嗎?!要是哪天被爆出來……不敢想像!柱間望向斑。

 

呵呵。「也有你的。」

 

柱間頓時蔫了。

 

#黑歷史被暗戀對象當面爆出來該怎麼辦在線等急!#

 

 

 

 

 

二六、

 

最終柱間也沒能待過夜,就拉著斑走了。

 

藝妓們:還真沒見過專門來花街吃飯的。

 

斑倒是沒起疑心,因為他已經醉了。論酒量他是怎麼樣也比不過個個堪比酒桶的千手,在非正式場合一個不留心放鬆的結果就是徹底喝高了,最終還是被柱間扶回去的。

 

天色已經晚了,柱間索性把人帶回自家,鋪好床,輕輕把人放上。

 

喝醉的斑異常的乖巧,沾枕即睡,輕柔的月光鋪灑在他臉上,將鋒利的美渲染出幾分柔和。

 

柱間著了魔似的抬起手,欲撫上他囈語的唇,卻發現衣袂異常沉重,才發現袖口的一角被一隻手攢在手心。

 

柱間不敢掰開斑的手,深怕半點動靜驚擾了他,只好小心翼翼地在一旁躺下。看著那張對自己毫無戒備的容顏,柱間忍不住一手抵在他額頭,蜻蜓點水般的烙上一吻。

 

如此鄭重,如此虔誠。

 

愛上一個人或許就是如此。哪怕深知對方並非一碰即碎的水晶花瓶,也忍不住再小心一點、再小心一點,不願讓他受到一點傷害的呵護在懷裡。

 

忽然,斑的頭下意識的蹭了一下,柱間頓時僵住。

 

幸福來的太快!!!

 

慶幸的是,斑沒醒,只是嘴唇囁嚅了一下,吐出幾個音節:「……HASHI…RA…MA……」

 

柱間的心跳不爭氣的加速,良久,他一聲苦笑悶在喉頭,「怎麼辦啊,斑……我好像已經掙脫不開了……」

 

愛他平日的張揚不羈,也愛他偶爾露出的不為人知的面貌,在醒悟之前,千手柱間早已成為宇智波斑的囚鳥。並且,心甘情願。

 

然而現實的枷鎖過於沉重,責任、期望、無數的冀求一一壓在肩膀上,他走得如此高,卻從來沒有任性的權力。

 

如果就這麼順其自然,大概他們只能漸行漸遠吧?…………漸行漸遠。

 

如果真的有一天,他的愛與恨都再與他無關,他真的能甘心嗎?

 

能嗎?

 

這時,斑的眉頭蹙了一下,狀似不太舒服地伸手摸索,在碰到適宜的抱枕後一把環住,還滿意的把雙腳也夾了上去。

 

千手•抱枕•柱間渾身僵硬的環抱回去,感覺到下身有什麼堅硬的東西硌著,在意識到那是什麼後,這才發現自己其實也已經抬頭了。

 

怎麼辦怎麼辦怎麼辦?!!!

 

#暗戀對象就在懷裡我跟他的小兄弟都甦醒了求問解決辦法在線等急急急急!!!#

 

千手椿:對了,我好像沒告訴他花街的食物多少都會摻點無傷大雅的催♂情物……算了,這應該是常識,說不說都沒差吧?而且成了不正好嘛~哇哈哈哈哈哈!

 

 

 

 

最終柱間還是十分柳下惠的什麼也沒幹,就是早上起來尷尬了點,無論是姿勢,還是……嗯,晨起反應。

 

千手椿:嘖,真沒用。

 

不過經歷這件尷尬事之後,斑反倒不怎麼躲柱間了……換成柱間躲=_=

 

不過柱間有躲跟沒躲一樣,一到飯點,逃離辦公室、帶上豆皮壽司、翻進宇智波族地一整套動作不帶喘的,麻溜的跟反射沒兩樣,說他們感情不好都沒人信。

 

其實現在整個木葉大概只剩宇智波泉奈還堅信自家哥哥是直男,就連扉間都已經棄療了。

 

儘管當事人還在互相發卡,實際上兩名絕世強者搞在一起這件事基本上已經成為村子半公開的秘密,不過只要不上升到絕後層面這不僅不是奇事,也算不上大事,大家也就私下傳一傳罷了。

 

於是這道流言就在不知不覺中成了當地人的不宣之密,當外地人暗戳戳的祈禱他們哪天起內亂的時候,木葉的人們總是有種看破真相的高處不勝寒#為什麼我說木葉好的很,你們就是不信邪呢?##說實話都沒人信,NO ZUO NO DIE WHY YOU STILL TRY?##一群辣雞,只有我早早看破了真相##我就靜靜的坐等你們被打臉#

 

講真,木葉的居民們的神經早已被村外三不五時就要開一回的高達和不斷拓展的訓練場地給鍛的鋼筋鐵骨,再怎麼驚悚的消息都沒辦法挑動他們哪怕一根眉毛了,除非哪天傳出宇智波斑生了仔,孩子他另一個爹不是千手柱間,或許還會得到幾個驚訝的眼神。

 

所以柱間的異常除了斑隱隱有些察覺,誰也沒覺得不對,包含千手扉間在內。

 

扉間:呵呵,大哥還是整天斑斑斑,能有那裡不對?

 

而今天的柱間依然雷打不動的帶著豆皮壽司上門了。

 

#所以你們為什麼還不結婚#

 

斑除了每週三待在火影樓裡處理一些不宜帶走的公務,大部分的時間都留在族地裡處理公務。他可比一言不合就蹺班的柱間敬業多了,族務村務一把抓,其精神足以讓幾乎沒成功攔截過火影大人的結界班哭泣。不過工作多了人就更宅了,基本上只要柱間上門就一定能成功捕獲一隻宇智波斑。然而,還有一半的機率旁邊佇著一個宇智波泉奈。

 

EX:現在。

 

對此柱間習以為常,他熟門熟路的避進斑的書房。桌上還擺放著未處理完的文件,另一疊已批閱的還殘留著未乾的墨水,顯然主人剛離開不久。

 

根據經驗,只要泉奈一來,他至少得多等半個多鐘頭,於是柱間隨手選了一本書就地翻閱起來。

 

斑放在書房的書基本上都是隨柱間翻的,他到目前為止已經看完了一半,並不是說他看得有多快,而是因為其中一部分是……詩歌詞賦——完全看不懂啊=_=

 

不過裡面也有一些很難想像斑這樣的人也會讀的散記,就好比他手上這本。

 

封皮上一片淨白,沒有書名也不具署名,看上去很有年份,儘管經過了特殊處理,在翻看時也不得不小心翼翼。

 

手記的作者是兩個孩子的爹,記述內容也多半圍著孩子的中心打轉。簡單來說這就是一本……育兒經=_=

 

雖然有些地方的用詞因為時代過於久遠,語意晦澀而難懂,不過畢竟都是平鋪直敘的行文方式,不像那些俳句啊和歌之類充滿了隱含意象,連矇帶猜還是看得懂的。不只看得懂,甚至有點懷念——想當初他學習木遁時所拿到的卷軸正是這樣的,試想他學個忍術還得先補語文的酸爽心情=_=

 

不過也多虧了這段慘烈又甜蜜(斑有給他遠程補習喔=v=)的經驗,這本育兒,呸,手記的內容他大致上還能理解,簡單來說是這樣的:筆者有兩個兒子,大兒子十分優秀,天賦卓絕,可惜總是和他對著幹,傷透了他這顆老父親的心。小兒子熱情好交際,美中不足的是實力廢柴的令人懷疑基因,每次他和大兒子懟起來時只會站在哥哥身後搖旗吶喊,支持的還不是他,心塞。

 

寒葉飄逸灑滿我的臉,吾兒叛逆傷透我的心……咳咳,請忽略這一句。

 

也不知道是教育出了什麼差錯,大兒子一點也不像他,反而越長越像他的母親,不只外表,就連思維模式都朝孩子他奶奶靠攏,他愈看愈心驚,深怕兒子哪天想不開毀滅世界。不過他念頭一轉,思及大兒子主張武力,小兒子主張愛,不如就讓小兒子繼承家業,大兒子輔佐,這麼一來剛柔並濟,最適合。阿修羅向來聽哥哥的,也善於接受別人的意見,哪怕手腕不足,有比他還護犢子的因陀羅看著,應該出不了什麼大事。

 

想法很好,他也確實付諸實行了,結果……大兒子離家出走了=_=

 

可憐他一把老骨頭唷,還要為兩個討債兒子操心這操心那,而且沒半個領情。

 

雖說立長立嫡吧,其實就本源而論,因陀羅和阿修羅壓根不分長幼,當初會選因陀羅作哥哥單純是因為利用陰陽遁創造生命時,繼承了陰性力量的因陀羅塑形的比阿修羅快,還有阿修羅實在太二了,不能放心。真要說起來,阿修羅的靈魂還誕生的比因陀羅早呢。

 

唉,誰知世事如此多嬌,長大後反而是成熟的那一個更令人操心。然並卵,像只有自己知道,事情鬧到這個地步他還能說什麼?難道真的要告訴他們:兒砸,別吵了,其實你們都只是粑粑陰陽遁的十分鐘產物……

 

看到這裡,柱間的重點只有一個:咦?原來陰陽遁還可以生子?

 

……陰陽遁可以生子!!!

 

「柱間。」

 

他差點沒把手中的書嚇掉。

 

「是斑啊,泉奈已經離開了嗎?」柱間努力讓自己不露出異樣的神情。

 

「嗯。」斑應了聲,順手拿起桌上的豆皮壽司,轉身就走,沒幾步又面帶疑惑的回頭,「怎麼還杵在那裡?」

 

「喔,好。」柱間連忙把書擺回去,幾個跨步跟了上去。

 

 

 

 

 


评论(2)
热度(14)
  1. 云雾缭绕於林 转载了此文字

© 於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