寡人有疾,懶癌末期
目前:
萌柱斑,六件套全吃
萌周葉、傘修,但立志做隻米蟲,只吃不產

关于

論傻白甜拯救世界的可能性【二三~二四】

灣家繁體注意,簡體請戳晉江or柱斑吧

雷點之一:原創女主

雷點之二:抬頭看標題


二三、

 

和人來人往的街道不同,花海多是一對小情侶自成一圈,或坐或站或野戰(???),也不知道到底有多心大才能忽視這漫天的粉紅色泡泡。喔,大概是因為和他們的萬丈光芒相比,這些恩愛狗氣場根本不算什麼吧,呵呵。

 

為了避免出身未捷身先死,姊妹倆還是意思意思的兜了幾圈才選定了一個適當的位置,不過人是看得見,聲音就不能強求了。

 

「他們在說什麼?這氣場閃的喲……嘖嘖,閃瞎我的鈦合金狗眼了都。」千手楠瞇起的眼中閃爍著八卦的光芒。

 

「你問我我問誰?妳不是在情報部待過一陣子嗎?讀口語不會?」千手椿反問。

 

「我負責的是歸納和整理!歸納!整理!你要我往哪學?」

 

「那我要妳何用!」

 

「妳不也半斤八兩,有種提一個試試!」

 

「試就試,就屬妳最沒用,關鍵時刻一點也派不上用場,嘖。」千手椿習慣性損了回去,慢吞吞的結了幾個印,「奧義•聽牆角之術!」一絲微不可察的查克拉沒入地底。

 

「……妳居然把忍術用在這種地方,要是列祖列宗地下有知肯定會被氣活。」千手楠癱著臉道。

 

「這可是件好事,我真是功德無量。」千手椿隨口道。她整個人趴在地面上,朝妹妹招手:「快把耳朵貼在地上,這可是千載難逢的八卦機會啊!」

 

「這個動作也忒猥瑣了點。」吐槽歸吐槽,千手楠一秒撲地的動作還是出賣了她。

 

千手椿的術經過兩世考驗,在聽牆角上無往不利,堪稱八卦利器,尤其查克拉需求量極低,也因此很難發現。可惜缺點還是難免的,例如——

 

「……和平……你覺得……可以……」

 

「如果……也不錯……」

 

千手楠對椿比了個讚——然後倒轉【這是什麼破忍術重要的地方都被消音了啊豈可修!】

 

千手椿怒回國際通用手勢【妳行妳上,不行就別瞎逼逼!】

 

——術的查克拉消耗量和聲音的清晰度是呈正比的。

 

怎麼說呢?至少該慶幸柱斑兩人都不是感知型忍者,否則分分鐘掉馬。

 

千手椿當然是沒膽加大查克拉輸出的,聲音的傳遞時有時無,萬幸不久後柱間拉著斑席地而坐,兩人的身影湮沒在漫山遍野的花海裡,接收到的對話倒是清晰了不少。

 

「雖然我不太會說話,沒辦法用言語表達出對你的萬分之一……慶幸……還是想和你訴說……真是太幸運了……」

 

椿&楠:不不不,你簡直太會說話了,專業撩斑第一人【doge臉】

 

「這句話……不只一次……」

 

「……怎麼說都不夠……雖然……傳說……我相信會實現……邀百花為證……」

 

千手姊妹同時眼冒綠光【有戲!】

 

「我們是一輩子的摯友啊!」

 

摀臉X2

 

姊妹倆有志一同的決定撤退,感覺所有的動力都被最後一句話KO了呢~

 

暫時不能直視摯友這兩個字了,呵呵。

 

時間已近中午,兩人索性一起去吃個飯,地點千手椿決定,又一次甜黨的勝利=v=

 

千手楠:和她比猜拳的我真是太甜了。

 

走進店哩,千手楠目光掃了一圈,在某位客人的側臉停頓了一下,若無其事地轉開,手已經拉上千手楠的衣袖,低聲道:「姊姊,坐在窗邊那個人我們是不是見過?有點眼熟。」

 

千手楠聞言瞟了一眼,炸毛、一身黑、皮膚白、小辮子……!!!

 

宇智波泉奈!她朝千手楠使了個眼色。

 

「姊姊妳怎麼了?眼皮抽筋?」

 

千手椿:……╬

 

就在她打算拉著妹妹戰略性撤退時,一道略耳熟的聲音從背後響起:「不好意思,可以借個過嗎?」

 

千手椿喀答喀答的回頭。

 

「咦?這不是椿嗎?妳也來了?」

 

果不其然,千手柱間。

 

她往旁邊看去,宇智波斑。

 

再把頭扭回來,宇智波泉奈。

 

問:是什麼情況會讓一個宇智波兄控和哥哥出現在同一個地方哥哥卻不知道?

 

真相只有一個!千手椿當機立斷往妹妹腹部揍了一拳!

 

千手楠:#%$#@&?!

 

猝不及防中招的楠就這麼直直倒向斑的懷裡——然後被躲了過去=_=

 

不過看在相識的份上,斑還是伸出了一隻手讓她免於和地面的零距離接觸,這一系列動作僅發生不到0.1秒。

 

於是當泉奈側過頭來時看見的就是一個陌生女人依偎哥哥在哥哥臂彎裡。

 

「哥哥!」儘管他們很快就分開,泉奈的第一反應還是一定是那個女的意圖勾引哥哥!兄控就是這麼不講理!(千手楠:我巨冤!)

 

千手椿瞧宇智波全副心神都掛在方才的景象上,連半分注意力都沒分給千手柱間,悄悄在心裡鬆了口氣。

 

呼——警報解除。對不住了,親愛的妹妹啊,為了世界和平著想妳就安心地去吧!來年春天我會記得給妳燒紙的!

 

楠:我有一句媽賣批我一定要講!我到底上輩子造了什麼孽攤上這種坑姊!

 

「泉奈?你怎麼會在這裡?」見著心愛的弟弟,斑立刻上前,「是村子出了什麼事嗎?」

 

「不用擔心,哥哥。」泉奈笑吟吟的說道:「我只是翹班而已。」說完還俏皮的吐吐舌頭。

 

「辛苦你了,泉奈。」在斑的思維邏輯裡,泉奈會翹班→一定是事情太多了→辛苦了,沒毛病。至於追究?這麼一個要星星不給月亮恨不能把自家弟弟寵上天的主兒,村子的三根挑梁大柱一走壓力全會積在某個白毛身上這種事完全不在他的考慮範圍之內。

 

扉間:為什麼受傷的總是我?!

 

「不辛苦,能為哥哥分憂是我的榮幸。」泉奈笑的乖巧柔軟,乍看之下就像天使一樣純白——當然,只針對哥哥。實際上……呵呵。

 

舉個例子,一旁的千手楠就壓根沒感受到什麼天使一樣的純白,她該慶幸眼神殺不了人,否則自己早就被千刀萬剮了。

 

然而泉奈似乎沒打算放過她:「哥哥。這是誰?不為我介紹一下嗎?」

 

楠:不,我們不約!我真的只是一個吃瓜路人而已!求放過!

 

「千手家的姊妹,以前認識。」斑雖然覺得泉奈的話有那裡不對味,還是不疑有他的回答了。

 

兩姊妹同時感到一股寒氣直灌天靈蓋:祖宗你可以不必加後半句,真的!比24K金還真!

 

千手?泉奈結合了一下剛才的畫面,當初的懷疑一下竄上心頭。他很確定沒見過眼前的女人,哥哥卻說以前認識,這個“以前”是結盟前的可能性很大,所以……他瞇起了眼,不過宇智波泉奈不是那麼輕易下定論的人,先觀察觀察,順便蒐集證據。要是……他會讓所有人感受到兄控的力量!

 

 

 

 

 

二四、

 

由於泉奈的介入,這場田之國之旅縮短成了一天來回。

 

千手椿:嘖,虧我都給他們規畫好了情侶套房。

 

一回到村子,倒楣的楠妹妹就感受到了來自兄控的深深惡意,具體從那一疊不難卻絕對費時、全部做完起碼一個月的任務卷軸可以得見。對此千手椿的反應是:喔,死道友不死貧道。

 

很好,這很千手。

 

反正千手椿身上也有任務在身,分擔什麼的是不可能的,重點是被上司穿小鞋這點事可是每個人成長旅途的必經路程呢,途中姊妹愛這種東西就沒有必要了,她可是在幫助妹妹成長啊,嘻嘻。

 

至於千手椿的任務,如果各位還有印象,正是招待漩渦族長,不過她主要負責的部分是帶人參觀。從千手椿小時候可以用點心舖的地址填滿整個卷軸就可得知這人正經事不一定能幹的好,吃喝玩樂卻絕對一流,拿來當導遊正好。

 

「從這裡延伸到火影樓都是商店街,兩側再過去就是千手和宇智波的族地。」

 

「一片欣欣向榮呢……」水戶看著忍族或平民來來往往,有些死敵像千手和宇智波見了面也只是拌個嘴,竟然看不到上升到武力階段的。

 

「呃,這也是有原因的……」千手椿乾笑,「這裡被設為禁戰區,但凡爭執所損害的商家利益,全都會在警備部備案。」

 

「喔?不擔心有人惡意拖欠嗎?」

 

「這個嘛……警備部長由宇智波斑兼任。」

 

「……」秒懂。

 

「因為被教做人……咳咳,要帳的多了,久而久之就沒人敢在商店街鬧事了,也因此很快就成為村子最繁榮的地段。」千手椿朝其中一家店指去,「那就是保留給漩渦合作商的店鋪,旁邊就是最早進駐商店街的商家。」

 

「那是……壽司店?」水戶看著那家店說道,「也差不多是飯點了,不如就在這邊用餐如何?」

 

「水戶姬想在這邊用餐……?」千手椿遲疑道。

 

「有什麼問題嗎?」

 

「也不算是啦……這家店確實名不虛傳,用料很實在,而且難得的報公帳機會,不對,當我沒說,只是這個點的確有個可愛的小問題……」千手椿的表情十分的一言難盡。

 

「小問題?」

 

「咦?這不是水戶姬嗎?」

 

天哪嚕,來了。

 

水戶見千手柱間拉著宇智波斑笑著和她打招呼,點了點頭。

 

「水戶姬千里迢迢來訪,我卻因事務繁忙不能盡地主之誼真的很抱歉。」柱間的話不一定漂亮,卻總是能讓人感受到最真摯的善意,「不如就讓我請一頓飯作為賠罪?」

 

於是事情就這麼定案了。

 

千手椿:不——!讓我走——(爾康手)

 

一開始其實還挺正常的,也就是普通的閒話家常,然而從點餐後就一路朝不可挽回的方向狂奔而去,一切都是從豆皮壽司開始的。

 

千手椿:完了,我們的村形象。

 

「每次只點豆皮壽司不好吧?斑就是太挑食了。」

 

「嘖,真囉嗦。」

 

「哈哈哈,被斑這麼說也是沒辦法事,但我想多關心你啊,斑。」

 

「閉嘴,點你的蘑菇雜飯去。」斑撇過頭。

 

「……這裡還有蘑菇雜飯?」水戶愣愣地問。

 

「本來是沒有的,不過自從他們常來後就有了。」千手椿絲毫不認為在上司面前談這個有什麼不妥。她補了一句,「廣受千手好評。」

 

柱間就像是打開了話匣子,點完餐後就滔滔不絕地聊了起來,三句不離斑的那種聊法,而斑雖然一臉不耐,卻也沒有打斷他。

 

「你們感情真好啊。」水戶不禁感嘆道。她看向宇智波斑,沒想到傳聞中的忍界修羅也有這麼生活化的一面。

 

「哈哈哈,妳也這麼覺得?我和斑可是一見如故啊!」柱間豪爽的笑道。

 

千手椿:天哪!千手扉間為什麼不管好自家大哥?!

 

扉間:怪我咯?

 

「一見如故?」水戶的表情有點古怪。如果她沒記錯的話,千手和宇智波以前是死敵吧?對著敵人一見如故什麼的,真的沒問題?

 

「是啊,我可是一眼就覺得,斑一定是我的天啟!」柱間的語氣理所當然地讓水戶差點覺得是自己太大驚小怪。

 

不過她很快就醒悟到問題絕對不出在她身上,上餐前滿口斑斑斑也就算了,可以解釋為他們交情深厚,不拘泥於過往的仇恨。但是、但是,在宇智波斑乾脆拿起公文繼續處理後,千手柱間就非常自然地把剛上的豆皮壽司餵進宇智波斑的嘴裡……!Excuse me?!這是真的是正常朋友該有的互動嗎!!

 

這一頓飯讓水戶感受到了來自三觀的劇烈衝擊,等柱斑走後,她忍不住向千手椿問:「他們一直是這樣嗎?」

 

「……很遺憾,是的。」千手椿用棒讀的語氣答道,「他們管這個叫摯友。」

 

水戶:「……」如果之後有人問她的朋友都有誰,她選擇回答她沒朋友。

 

該慶幸她答應了千手柱間的提議嗎?試想,假如妳每天和丈夫的對話總是充滿了第三個人——哪怕和妳性別不同——這能忍嗎?絕壁不能忍!

 

「所以那間店才會在飯點時卻沒多少人嗎?」

 

「……部分是。」

 

「……」這樣的村子真的可靠嗎?

 

當水戶用全新的眼光來看待木葉後才發現,這種處朋友的方式絕非柱斑獨一份。在商店街她看到了一個千手小哥把宇智波基友撩炸,黏在人家身後死纏爛打,最後用一份甜點把人哄回來;在火影樓附近她看到一個中山妹子給一個日向妹子編了一個草環套在手指上,還說“套住了就要做一輩子最要好的朋友”;在即將啟用的忍者學校附近她看到一個漩渦的小蘿蔔頭抓著一個宇智波的小蘿蔔頭說著要到對方家串門子……不對!漩渦?!

 

「彌夏!」這不是她帶來的族人嗎?!這才一天不到就快攻略成功是鬧哪樣?!!這進展也太快了吧?!!!

 

「族長大人!」彌夏聞聲回頭,對著水戶用力揮手。

 

「喂,你要走了嗎?」那個小宇智波撇著臉問道。

 

「對啊,我回渦之國後你會想我嗎?」彌夏可憐兮兮的道。

 

「誰會想你啊!大白癡!」炸毛。

 

「好過分喔……我還以為我們已經是朋友了。」彌夏委屈的像一隻溼答答的小狗。

 

「你好煩啊!是朋友總行了吧!」毛更炸了。

 

「太好了!那我可以去你家嗎!」

 

「隨便你!……不對,你不是要走了嗎!」猛然驚覺不對。

 

彌夏搔搔臉頰,「那個啊……其實我會在之後進入忍校就讀,所以會留在木葉來著。」

 

「你竟然敢騙我?!」小宇智波氣紅了眼……不對,真的紅了?寫輪眼竟然是這種開法嗎?!

 

「對不起啦!因為優真太不坦率了嘛!原諒我嘛~原諒我嘛~」

 

「誰不坦率?!我現在特別坦率地想要揍你!!」

 

漩渦水戶嘆為觀止的看著自家族人勾搭小夥伴,她從來不知道她帶來的小漩渦有這麼高端的把漢子,呸,搭訕技巧。

 

#這村子氣場不對!!!#

 

等到水戶參觀到訓練場,看到另一齣木葉基友上演的“我們的友情驚天動地”後,已經見怪不怪了。

 

「從這裡一路延伸過去的區域都是訓練場,原則上只要別出人命就不限制動武,範圍……持續擴大中。」千手椿介紹道。

 

「?」水戶疑惑的偏頭。

 

「只要我們的兩位創始人哪天一言不合……就又有新的訓練場了。」

 

「……」可以理解。

 

「要進去看看嗎?」

 

水戶點頭。

 

進去後就看到一個千手和一個宇智波在打生打死,還三不五時開嘲諷,走了這麼久才終於見到一個正確的世仇畫風,水戶感到十分的不容易。

 

他們到時戰鬥已經接近尾聲,剩下了純體術拚搏,最終先被制伏的是千手家的少年。

 

「這次是我贏了。」宇智波將手裡劍抵在千手的頸部,腿和手壓制住他的四肢。

 

「誰說的?」千手猛地掙脫,一個熊抱,宇智波驚乍之下不得不收回手裡劍,就這麼被抱了個滿懷,上下頓時易位。「現在換我佔優勢了,你認不認輸?」

 

「……無恥!誰要認輸了!」宇智波咬牙切齒的說。

 

千手緊緊把他抱住,就地滾了好幾圈,兩人身上都撲了一身泥,「認不認輸?認不認輸?認不認輸?」

 

「千、手、季、生——!」

 

觀戰的漩渦水戶:喔,會以為這是正常的宿敵展開模式的我大概是眼瞎了。

 

#這村子有毒!!!#

 

 

 

 

 


评论
热度(18)
  1. 云雾缭绕於林 转载了此文字

© 於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