寡人有疾,懶癌末期
目前:
萌柱斑,六件套全吃
萌周葉、傘修,但立志做隻米蟲,只吃不產

关于

論傻白甜拯救世界的可能性【二一~二二】

灣家繁體注意,簡體請戳晉江or柱斑吧

雷點之一:原創女主

雷點之二:抬頭看標題


二一、

 

建村的事務瑣碎而繁雜,不管是官方層面的外交、其他忍族的入駐、還是村子本身的內務等等,諸事都不可不費心。所有人都被支使的不可開交,前前後後忙活了把個月一切才終於步入正軌。

 

「斑,你看,這是我們的村子!」他們並肩站在年少時許下願望的那面山壁之上,一去經年,森林一如那時蒼翠蓊鬱,不同的是中心建立起了一座被群木環抱的村落,儘管尚且粗糙,卻已初見雛形。一切都美好的令人落淚,當初遙不可及的夢想終於被他們牢牢握在掌心。

 

「真是不可思議啊……」斑的語調輕而柔緩,深怕驚醒了這場浮世之夢,哪怕再沒有人比促成這一切的自己更清楚這就是現實。

 

「既然村子已經大致成形,也差不多該選一個領導了。」柱間說,「不過叫村長確實有點挫,我昨天想了很久,斑覺得“火影”這個名字如何?」

 

「過了那麼多年你的取名能力就這點長進?」

 

「…好過分啊……斑還是這麼不留情面……原來我名字取的很爛嗎……」消沉。

 

「最討厭你這個毛病了!快給我改掉!!」

 

柱間用比翻書快的速度脫離負面狀態,「嘛,不過村子還沒有命名,不如就由斑來取吧?」

 

「我嗎?」這時颳起了一陣風,驚起滿天樹葉飛舞,斑順手抓住其中一片,葉子中央被蟲子蛀了一個洞,透過這麼一個小小缺口就能夠將整座村子盡收眼底。周環的樹木簇擁著承載了他們的和平理想的桃源鄉,就彷彿他手上這片被蟲蛀過的葉子。斑不自覺的開口:「……木葉,就叫木葉忍者村怎麼樣?」

 

「…直接照搬嗎……好沒創意……」消沉。

 

「和你的火影比哪裡差了!!」

 

「因為我希望這個職位能由斑來當啊。」

 

「啊?」

 

「斑是一個盡責而溫柔的人,如果是斑的話,一定能做好這個職位。」柱間笑著說,「到時候就把斑的臉放大刻在這面岩壁上,作為精神象徵吧!」

 

「……我拒絕!」斑只用了0.5秒思考就果斷回絕,光想到那樣的場景就不寒而慄。「還有比起我你更適合坐上火影這個位子。對我來說村子再重要都不可能置於家族之前,你不必顧忌什麼,你有這樣的能力,我相信你。你不會辜負我的期望吧?」雖然用的是疑問句,斑的笑容卻是如此的張揚自信,心中早已有了答案。

 

「必不負所托。」柱間光輝燦燦的笑了,也許是景色太美,也許是內心太感動,他不由自主的握上了斑的手。

 

「喂,放手!」斑惱氣的喊道。

 

柱間這才察覺到他們的食指已經不自覺的交纏在一起了,「啊,抱歉抱歉。」他摸摸鼻子,像個沒事人一樣收回了手,指尖不自覺的娑磨而過,掌心還殘留著那人的溫度。他直覺的沒有深思,轉移了注意力,「不過真不能刻臉嗎?大不了我陪斑一起啊。」顯然他還沒死心。

 

「絕對不要!」刻臉是什麼羞恥play!

 

「好吧,那就只好刻個全身像了。」柱間讓步(?)

 

「你是怎麼把話題跳到這邊的!」斑對柱間的跳躍性思維深感無奈。

 

「哪裡適合呢?嗯,之前打出的那片谷地就挺不錯。」柱間兀自陷入沉思。

 

「別給我自說自話啊混帳!!」斑怒喊道。

 

可惜並沒有什麼卵用。「太好了,我這就去和扉間協商,先走了,斑!」他說完就風一般的走了,完全無視了斑追在後頭氣急敗壞的發言。

 

「站住,我還沒答應!」

 

 

 

 

「……所以你就被冷處理了?」千手椿在聽完柱間長達半小時、大概用盡了他一輩子文學造詣的“我和斑斑不得不說的故事”後,精準地抓住了重點。相處了這麼久,她也算是摸出一點門道了,面對柱間的安利,能不回應就不回應,然後適時找到一個關鍵點轉移話題,才能成功切入重點,花費時間半個小時到一小時不等,全看智商充值多少。

 

「對啊,就連我特地排隊買了斑最喜歡的豆皮壽司都沒用。」說罷柱間又嘆了口氣,「其實斑生氣時頭髮會炸起來,反應也很可愛,就像貓一樣,我就忍不住撩一下,沒想到這次反應這麼大。」

 

千手椿:呵呵,並不想聽你秀基友。

 

「不過就算這樣,我買的豆皮壽司斑還是吃了,就是從頭到尾不跟我說半句話。」柱間有點沮喪。

 

千手椿:……恩愛狗該燒!

 

「難道真的是雕像不好嗎?我只是想和斑並在一起而已啊,如果是火影的話就只能有一個人了,多不吉利。」黑氣已經聚集起來了。

 

千手椿:來人啊,給朕掌把火!

 

「反正你們本來就天天膩在一起,雕像難道還比不過真人嗎?」千手椿想到後世顏山那些起碼她絕對沒辦法和真人聯繫起來的抽象藝術作,敷衍道:「也許是覺得雕像太不寫實,雕的一定不好看吧。」

 

柱間一聽卻覺得挺有道理,「也是,既然要雕自然要雕的好,一定要請最負盛名的雕刻大師來做。」他越說越興奮,「然後在終結谷刻上我和斑的雕像!」這次的終結谷還是叫這個名字,意義卻大有不同,代表的是兩家延續了千百年的仇恨終於畫下了句點,自此歷史翻開了全新的一頁。「動作就結和解之印吧!象徵千手和宇智波將視彼此為兄弟,共同引領和平的到來!」

 

「嗯嗯,沒錯,一定是這樣。」千手椿機智的附和,眼看柱間又有展開新一輪吹斑的趨勢,連忙轉移話題:「話說你找我不是有任務嗎?」

 

「啊,對。」柱間說:「近期漩渦族長會來訪,你是接待人員之一,負責帶她參觀。」

 

「喔……等等,你說的是“她”?」在日文中“他”和“她”的發音是不一樣的,千手椿就算再智障也聽得出箇中差異。

 

「對啊,有什麼問題嗎?」柱間疑惑臉。

 

有什麼問題?哪裡都是問題!「漩渦族長什麼時候變成女的了?不是一個風乾橘皮的大叔嗎?」

 

「你不知道?我還以為這件事早就無人不曉了。」柱間答道。

 

「我剛任務回來你是要我從哪裡知道?」椿無力的垂下肩膀。

 

「好吧。漩渦的新族長妳一定聽說過,正是漩渦水戶。」

 

「水戶姬?!那你的婚約……?」

 

柱間聳聳肩。

 

答案不言而喻。

 

詳情還得從柱間親訪漩渦說起。

 

其實從上門的那一刻起柱間早已做好被甩耳光的心理準備了,不過解除婚約這種事畢竟不光彩,他也不好直說,便胡天侃地的和水戶聊了起來,發現這位幾乎沒見過幾次面的堂妹其實是一名十分有見地的女子,被囿於婚姻之中著實可惜,便順勢討了個巧。

 

「堂妹比大部分男人都還優秀,配我卻是可惜了。」

 

「您不必自謙,這世上恐怕是找不到幾個比千手柱間更優秀的忍者了。」水戶端莊的說道,然而柱間的下一句話卻讓她感受到自己的心臟加速的脈動。

 

「水戶,你有沒有想過成為漩渦的族長?」

 

沒有?怎麼可能沒有?她有能力,也有企圖心。她並不比誰差,即便對上其他候選人也有一爭之力,為何被注定了前途僅因她是個女子?「但是,婚約……」

 

「婚約的事不用擔心。無論如何,千手永遠是漩渦最忠實的盟友,我可以在議會上推動讓木葉和漩渦建立友好互惠條約。」

 

柱間的話無疑是有份量的,堂堂忍界之神沒必要向她說謊,對於這次千載難逢的機會,水戶當機立斷的說道:「我願意一試!」

 

 

 

 

 

二二、

 

事情就是這麼回事了。

 

「不過你吃飽撐著解除婚約做什麼?」該不會是終於開竅,打算迎娶摯友,走上人生巔峰了吧?千手椿半是調笑的在心裡想著。

 

「因為要和宇智波聯姻啊。」

 

「…………和斑一起?!」

 

「是啊。」柱間的邏輯:他娶宇智波,斑娶千手→婚禮當然要同時辦啦→和斑一起。很好,沒毛病=v=

 

臥槽那還不趕緊燒燒燒!她居然和一個脫單狗坐了這麼久簡直不能忍!「那你還在這邊秀什麼恩愛,快去找你的好“摯友”吧!」為什麼這種一日照三餐發朋友卡的傢伙也能HE?還有沒有天理了!

 

柱間沒有領悟到千手椿加重音的摯友兩字的言下之意,「找斑也沒用啊,他不理我……」委屈。

 

「人家不理你是一回事,你黏不黏人家是另一回事,要是因為他態度冷淡你就放棄信不信明天人家就跟你分了!」

 

「……妳好像很了解啊。」

 

「當然,這方面我可是(理論)高手!」

 

「真的嗎?那幫我出點主意吧!」柱間說,「斑從來沒有對我這麼冷淡過,很不習慣啊。」

 

千手椿:呵呵,這波恩愛秀的。

 

「每天一起吃飯刷好感度是最基本的,如果是自己做的最能讓人感受誠意,不過太難吃會引起反效果。」

 

「我每天都給斑帶飯,也學過怎麼做豆皮壽司,可是斑吃的時候好像很嫌棄的樣子,像是“醋加多了”、“糖放少了”、還有“食材不好”之類的。」

 

有戲!千手椿一秒激動,「這是叫你再接再厲的意思啊!他要是不喜歡哪和你廢話那麼多!」

 

「真的?」柱間狐疑道。

 

「千真萬確!」用她多年觀察宇智波行為模式總結發誓!「打鐵趁熱,多刷幾天好感度,然後把人約出去來一場說走就走的旅行!」

 

「好主意!」

 

「現在正值春季去田之國再適合不過,到時候站在花海裡手一牽再親下去什麼問題都解決了!」千手椿打雞血似的說。

 

「好主意……等等,什麼親下去?我和斑是朋友啊?」

 

「朋友?你不是要和斑結婚嗎?!」竟然有如斯渣男吃過不認!我要代替單身狗懲罰你!

 

「啊,妳誤會了,我的意思是我娶宇智波,斑娶千手。我和斑明明就是摯友啊!我怎麼會娶斑呢?」柱間哈哈大笑。

 

一口老血噎在喉頭,千手椿只想說我去你媽的朋友!「朋友會特地為對方學豆皮壽司的做法還天天帶飯?你他媽在逗我!」

 

「不是這樣嗎?」柱間無辜臉。

 

「我就問你一句,以後要是娶了老婆到底是斑重要還是老婆重要!」

 

「當然是斑啊。」柱間秒答。

 

「所以我求你就放過那個還沒“摯友”重要的老婆吧!你們湊一對正好!」千手椿崩潰道。

 

「但我和斑都是男的啊,身為族長一系我們不能沒有後代。」柱間苦惱道。

 

別說了我知道你就是個偽直男!難道還想家中紅旗不倒家外彩旗飄飄嗎我真是看錯你了!「這種事不是有扉間嗎?你直接要他研發男男生子技術否則你就絕後他一定拚死拚活都研究出來啊!」

 

扉間:【一陣惡寒.jpg】

 

「可是……」

 

柱間沒說完就被千手椿打斷,「沒什麼可是,照著我說的做一遍就對了。你儘管發卡,要是全套流程下來你還能把宇智波斑當摯友算我輸!」

 

 

 

 

人物:千手柱間&宇智波斑

 

時間:翹班之後

 

地點:田之國

 

「你一大早急匆匆的拉著我逃班就為了來這裡看風景?」斑的臉色不是很好,任誰早早被人挖起來趕了一大段路都不會有什麼好臉色。

 

「對啊,怎麼了嗎?」特別是罪魁禍首還一臉無辜的時候。

 

「別鬧,都是做火影的人了。」斑嘆了一口氣。火影大選已經在不久前結束了,柱間毫不意外的拔得頭籌——可惜沒上任幾天這位新出爐的火影就蹺班了。

 

消沉。

 

「……我知道了,陪你就是。不要動不動就消沉啊白癡!」

 

柱間一秒燦爛如花,「那一起去看花海吧,據說兩個人站在花海中一起許下願望就會實現喔。」

 

「你什麼時候開始信這種騙小孩子的把戲了?」斑沒好氣。

 

柱間笑咪咪地回道:「有什麼不好嘛。」

 

……當然不好,一天到晚淨看這對狗男男以朋友之名行放閃之實,千手椿整個人都不好了。講真,你們感情這麼要好怎麼還不結婚?結婚證的費用我出還不成嗎?!

 

「……所以我們兩個單身狗到底為什麼大老遠跑來受這種活罪啊。」千手楠呢喃道。她前一天就和自家姊姊到達田之國踩點,還以為是什麼大事呢,結果是來聽兩尊大佛的牆角……好吧,就某方面而言,這確實是大事。「我說姊姊,這樣真的不會被發現嗎?」

 

「怕什麼,他們這麼大方地穿族服出門都擺明不在意別人看了,我們不看不就太對不起這個八……咳,大好機會了?」千手椿聳聳肩。她腦袋恐怕只有這種時候夠用了。「田之國忍者也不少,他們這麼正大光明的秀都不知道瞪凸多少人的眼了,哪裡還差我們兩個?」

 

「也是。」千手楠說,「就連音量也沒有刻意降低,真想知道其他忍者聽到後的表情。」

 

忍者眾:恨不能自戳雙耳。

 

「說不定幾天過後就會流傳出千手和宇智波的曠世奇戀,相知相愛卻不能相守,直到兩家和好才終於能執起彼此的手,狗血有、衝突有、幼馴染有,寫成故事一定大賣……咦?這劇情怎麼這麼耳熟?」

 

「不說了,他們好像要走了。」千手楠拍拍椿的肩膀,「那個方向……應該是要去花海吧?難道他們還真的要許願?」

 

「那還廢話什麼?跟上去跟上去!」

 

「不過我說,花海的傳說不是針對情侶嗎?」兩個真心相愛的人一起許下白頭偕老的心願什麼的……

 

柱間到底是有意還是無意的,嘛,誰知道呢?

 

反正並不重要,不是嗎?

 

 

 

 

 


评论
热度(7)

© 於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