寡人有疾,懶癌末期
目前:
萌柱斑,六件套全吃
萌周葉、傘修,但立志做隻米蟲,只吃不產

关于

論傻白甜拯救世界的可能性【十六~十七】

灣家繁體注意,簡體請戳晉江or柱斑吧

雷點之一:原創女主

雷點之二:抬頭看標題


十六、

 

宇智波內部傳著一則驚天大消息,他們的族長出門一趟不僅髮型變了,心情貌似還很好!

 

斑剛踏入族地沒多久,消息還來不及滿天飛,卻已經到了泉奈手裡。身為族中的情報掌管者,還有兄控Buff加持,任何關於哥哥的情報都會第一時間擺到泉奈的案上。

 

在得知這道訊息後,泉奈心裡立馬拉起了警報。自家的哥哥自家清楚,哪怕濾鏡再厚重,這並不代表他不清楚實情,就像儘管斑對泉奈的笑面虎屬性心知肚明,在他的眼中弟弟還是世界上最溫柔乖巧的小天使一樣。

 

同理,身為一個究極兄控,泉奈只是把所有的優秀標準都代換成了哥哥,但哥哥在族人面前一向板著臉,就算是笑也更像是嘲諷這件事他自然是知道的,到底是發生了什麼事才能讓族人都覺得哥哥心情好?

 

這件事必須查清楚。想到這裡泉奈嘴角的弧度又揚了幾分,明明再柔軟不過,卻叫人無端發冷。如果是被誰糾纏的話,他是做掉還是做掉好呢?外頭的野女人怎麼配得上完美的哥哥呢。

 

儘管內心這麼想著,他面上卻半點不顯,緩緩步到了門口。

 

「歡迎回家,尼桑。」他笑生生的迎接自家哥哥,裝作不經意地提起,「換髮型了呢,是遇上什麼好事了嗎?」

 

「啊。遇見一個故人。」斑不自覺勾起一抹微小的弧度,哪怕轉瞬即逝,泉奈還是確切捕捉到了。

 

什麼故人會讓哥哥這麼開心?果然是談……外頭的女人糾纏哥哥了吧?好想做掉喔,呵呵。不過既然哥哥說的這麼含糊就代表不想多提,泉奈也貼心地不再過問——之後找機會旁敲側擊出來!

 

不過接下來他就沒時間細究了。由於上任族長之死,千手和宇智波終究免不了一戰,在這之前更是忙得不可開交——剛上任的哥哥威信還未建立,族人的不安,長老的壓制,外族的試探,以及和頭號金主的貴族們虛以委蛇,那怕想探究實情也有心無力。

 

就斑而言,他並非不知道弟弟有心打探,然而現在確實不是坦白的時候,他也只好瞞著,但也僅只瞞著,對一個弟控來說,這就是他能做到的最大限度,最多再加上減少見面。

 

這就導致了斑把去南賀神社提上日程時,並沒有叫上弟弟。

 

擁有萬花筒之後,石碑的內容有了顯著變化。失明、弒親、換眼……。斑一目十行的看下去,不由自主地瞪大了眼,閱畢,他深吸了一口氣,做下了一個決定。

 

——打碎石碑。

 

阿黑:「Excuse me?」

 

和柱間保持聯繫這麼久,斑也稍微感染到千手派不計後果的行動力了呢,真是可喜可賀。

 

不過和柱間不同的是,斑惹出的事會自己善後,而不是操勞可憐的弟弟。他直接通告全族,南賀神社的家傳石碑被不明人士搗毀,並下令追查。

 

至於兇手……反正他們是找不到了=v=

 

 

 

 

雖然神社石碑被毀,兇手逍遙法外,這件事卻是雷聲大雨點小,只因和千手的戰爭讓族人無暇他顧。

 

這場戰爭代表的不僅是鮮血與傷逝,還有兩族鏤刻進血脈、濃得化不開的血海深仇,再強大的力量在這場戰役中毫無意義,唯有時間能撫平傷痛。

 

然而不只柱間,斑更是不願退縮,如果時代與他們對立,那就推動時代;如果夢想遙不可及,那就走到觸手可及的高度。

 

其他人大概不知道,柱間和斑戰鬥時因為容易波及無辜而刻意拉遠的戰場,圖的不只是表面上的目的,更方便了他們私下交流對策。這次的戰爭儘管氣氛激烈,卻沒有一發不可收拾,雙方的暗中控制功不可沒。為了盡快結束這場戰役,兩人瞄準了族人們略顯疲態,戰鬥卻又僵持不下的時機收手,然後由他們——千手和宇智波的新任族長們——來結束上代族長所引起的戰端。

 

而地點正是他們年少時相約一起建立村子的地方。

 

哪怕根本無法接近戰場,眾人依舊感受到了那如沉淵一般的戰慄,雖然並非親眼所見,這想必是極為驚豔的一戰吧?

 

——可惜現實與猜想恐怕有些微出入。

 

「斑——!」柱間笑得一臉陽光燦爛,全身發著pipkapika的金光,朝著斑狂揮手。

 

「柱——不對,你就不能正經點嗎!」差點就跟著回喊,斑惱羞成怒地吼道。

 

「我很正經啊。」委屈。

 

柱間消沉的快回復也快,隨即道:「不說這個了,斑。」

 

「終於要認真打了嗎?來吧,柱間!」斑抽出武器。

 

「不是啊。我是說,既然地點選在這裡,我們不如先清個場吧。」

 

「……你在跟我開玩笑嗎!」一句話捅了馬蜂窩,斑直接提著扇子攻了過去。

 

「我沒有看輕你的意思!我只是想這樣之後遷移時比較方便啊!」柱間連忙應擊。

 

「連結盟都沒有,談什麼遷移!」斑仍然沒有停下攻擊,不過柱間知道他火氣已經消了不少,便加了把勁:「要是剛好清出一塊地,之後遷移到這裡就更順理成章了吧?」

 

「在這裡建立村子,把弟弟們保護起來,這是我和你共同的夢想啊!」

 

「……嘖,隨你。」斑有些不甘願,卻還是收了手,稱了柱間的意。

 

雖然掃興,但他還是投入了清掃,須佐能乎確實好用,一個橫掃就是一片森林不見,與之相當的還有木巨人,造成的動靜不可謂不大,遠看就像戰鬥正激烈,近看……呵呵。

 

萬幸沒有人接近。

 

不過儘管一開始的目的只是清整場地,當附近幾里的全被犁成平地後,斑就再次和柱間打起來了,畢竟高達開著開著就開出火氣也是情有可原的。

 

藍色的鴨天狗和巨大的千手觀音對撞,那足以毀天滅地的力量透過大地洶湧而來,儘管傳遞到眾人身上的只有百分之一不到的威勢,也不難想像那場面是何等驚心動魄。

 

和兩族混戰時不同,兩人不必顧慮傷及族人,實力自然也無須保留,肆無忌憚地享受著這場對決。

 

千手柱間與宇智波斑,自此之後再無人越其鋒芒。

 

 

 

 

十七、

 

大家好,我是每天都致力於復活輝夜馬麻的忍界第一大孝子阿黑。

 

眾所皆知,要復活馬麻就必須無限月讀,要無限月讀就必須先有一對輪迴眼。為了達成這項艱鉅的任務,我看準了我那不孝子大哥的兒砸死命的挑撥離間,終於成功讓他們兩個鬧掰了。

 

然後我開始輾轉在因陀羅的轉世間千年如一日的STK,還兼職打壓忍者地位,栽贓陷害挑起戰爭更是樣樣不少,哪裡需要添堵,哪裡就有我的存在,世界欠我一座奧斯卡。

 

直到如今,殷勤的我仍奮鬥在添堵救母的第一線,萬萬沒想到竟然栽在一個黃毛ㄚ頭身上,原因還不是本人太聰明,而是隊友太給力,尼瑪其中一個就是因陀羅轉世!

 

如果只是這樣當然沒什麼,畢竟這一世十多歲才開眼希望不大。我不幹好事這麼多年,失手的次數多得手指加腳趾都數不過來,大不了潛伏起來,再把紀錄抹平,幾年後捲土重來又是一條好漢。壞就壞在這一世的因陀羅,開,萬,花,筒,了。

 

臥槽這是一支妥妥的潛力股啊!營救馬麻的曙光就在眼前!

 

但是已經在因陀羅跟阿修羅轉世面前掛上號,我就沒辦法馬甲上陣了啊豈可修!

 

不過這次的轉世說什麼都不能放棄,好容易盼到的機會能輕易放棄嗎?這必須不可能。

 

沒有馬甲就裸奔,第一步就從篡改石碑開始。

 

我想的挺好,因陀羅轉世有萬花筒,他弟弟也有,只要和千手的戰爭不停,轉世的眼睛遲早要瞎,到時得知石碑內容的弟弟君還不得自願奉上雙眼?如此一來新鮮的永恆萬花筒就出爐了,完美,點讚!

 

結果百般算計,獨獨漏了弟弟君沒看到,so sad

 

……WTF?這一代的因陀羅是怎麼回事?!傳承這麼久的石碑說砸就砸?!!你這麼屌你祖宗知道嗎?!!!

 

喔不對,你祖宗就是你自己,科科。

 

不過身為專業挑撥一百年,我還是很快想出了因應對策。反正族長接任沒幾天,兩族左右要開打的,戰爭期間搞事情不要太容易,加把火還可以讓氣氛燃燒得更“熱烈”,若是可以順便弄死弟弟君就更好了,反正只要入了眼庫,不管是為了阻止失明還是為了平衡實力,因陀羅遲早得安上那對眼睛。

 

可惜現實往往善於打臉。

 

別說弄死弟弟君了,這次戰爭我甚至遲遲等不到適合插手的機會。仔細觀察才在人員分布上發現了端倪。一般來說,戰場上難免出現菜鳥遇上老手被一刀切的倒楣情況,但這次卻沒出現。儘管乍看之下依舊有強有弱,實際上都在可應付範圍之內,而且族裡強大的、地位重要的人員多聚集在中心戰場。這乍看之下挺合理,但在其中一方陷入劣勢或快掛時就會天外飛來神助攻就一點也不正常了。有的時候是火遁,有的時候是木條,有的時候是暗器,有的時候乾脆就是剛好在附近的同伴。

 

出手的正是他們波及範圍海嘯級的族長。顯然他們私下有了協議。

 

他們大多時候就像是無意的,少數時間似是順手。最能體現默契的是,利用戰鬥範圍的改變巧妙影響其他人的戰場,間接達成救援,倘若不是上帝視角,還真發現不了,尤其是看上去還打得正激烈。

 

這種情況簡直憋屈極了。講真,你們就不能好好打架嗎?這麼致力於救火還給不給人活路了?退一步我們還能做朋友。

 

斑&柱間:醜拒。

 

總之,這次的計畫是徹底行不通了,我正琢磨著醞釀下一招。

 

於是我潛入了風魔高層。

 

如果各位還記得前幾章的劇情就會可以略約窺得風魔近來的小動作絕對不會少。聯合兩天秤偷襲宇智波的下任族長還只是小事,畢竟他們派了好幾倍人手都沒得逞,只能算賠了夫人又折兵,在族長交接那段時間更是沒少作妖,可以說是把宇智波得罪狠了。原先想著經過近幾年的消耗宇智波實力應該大打折扣,又忙著應付千手恐怕騰不出手來收拾他們,如此好的機會,此時不動更待何時?左右宇智波初來乍到,根基不在此處,盟友更是遠水救不了近火,那怕資本雄厚,也比千手這隻地頭蛇好對付多了。

                                                                                    

當然,能這麼大膽的咬上一口也是仗著兩族陷入了交接期的混亂,且雙方關係更趨惡化必有一戰,這時宇智波哪怕有心反擊也得先過了千手這關。再說忍族間彼此互有仇隙本就不是罕事,哪怕秋後算帳,論起資歷風魔族長和同一條船上的兩天秤族長在大陸上都是赫赫有名的老資格,就是起了衝突也有一戰之力。

 

唯一沒想到的是宇智波斑的實力不只強,而是非常強,如此一來這一頁想揭過就不是那麼容易了。

 

而這時只要略為煽動事情就會朝著可愛的方向發展。

 

為爭執不休的長老們指引明路的寶寶今天依然如此優秀!

 

「你難道以為宇智波會就這麼算了?大不了一戰,我風魔難道還怕了不成!」

 

「這次千手和宇智波的衝突持續的時間不如預期,就這麼開戰還不是一邊倒?你以為寫輪眼是開玩笑的嗎?要打也不是打這種沒有勝算的戰爭!」

 

「那就拉上兩天秤和羽衣,如今誰不是一條繩上的螞蚱!」

 

「羽衣?你這是想和千手也對上嗎!」

 

「有何不可?難不成千手還會和宇智波聯手?能不互懟就謝天謝地了!」

 

「依我看根本沒必要和宇智波正面對上,只要讓他們和千手再打起來就行了。」

 

「再打起來?這可真是個好主意,你倒是說個方法聽聽啊?」

 

「襲擊宇智波泉奈,嫁禍千手。他的查克拉不如宇智波斑雄厚,哪怕擁有萬花筒也不能久撐,成功後自然等同於斷宇智波斑一臂膀,到時和千手再度開戰的宇智波恐怕無暇顧及其他吧?」

 

「說的倒是簡單,宇智波斑不好對付,宇智波泉奈就好對付了?若是失敗迎上的可是滅頂之災!」

 

「現在的情況也不啻於滅頂,難道你有更好的想法?」

 

「……算了,別爭了。聯繫羽衣及兩天秤,伏擊宇智波泉奈,如若不成就宣戰,即使面對強敵我風魔也無所畏懼!」

 

 

 

 

 


评论
热度(3)

© 於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