寡人有疾,懶癌末期
目前:
萌柱斑,六件套全吃
萌周葉、傘修,但立志做隻米蟲,只吃不產

关于

論傻白甜拯救世界的可能性【十四~十五】

灣家繁體注意,簡體請戳晉江or柱斑吧

雷點之一:原創女主

雷點之二:抬頭看標題


十四、


斑和柱間逛了不少地方。賞煙火、看能劇、還嚐遍了一路的小吃。然後斑被柱間拉進某個地方,再然後他徹底了解到千手柱間此人不可小覷的隱藏屬性。


「來來來,買定離手、買定離手!」


「又輸了啊!」


斑嘆為觀止。從來沒見過賭運如此之差的人,從進入賭場那一刻就沒贏過半次,就連出千都不見得能有這麼“輝煌”的成績,只要和他押相反就穩賺不賠,玩了這幾把柱間估計連褲子都輸掉了。


斑認命的幫他贖回來,讓柱間不至於光著走出賭場。


就在這時,一路依著自家大哥習性排查過來的千手扉間終於找了上門。


「大哥,我、終、於、找、到、你、了。」這句話用咬牙切齒來形容也不為過,現在的千手扉間背後幾乎可以實質化出形如惡鬼的殺氣。


然後他看到了宇智波斑。


兩名千手,一名宇智波。如此和諧的畫面。


「扉間,介紹一下,這是斑喔!」


廢話,我有眼睛不會看嗎?但現在是什麼情況?


「這次真是多虧了斑啊!不然我這身衣服就要保不住了。」


等等,大哥你不只輸光了錢,還讓宿敵替你抵債?


厲害了,我的哥。


千手扉間此人斑並沒有特別深刻的印象,不過鑑於他是柱間的親弟,斑還是禮貌性的點了個頭。


習慣了兩族夾槍帶劍的互動模式,乍一收到這已然稱得上和顏悅色的對待,扉間一時間莫名有些受寵若驚。


宿敵不只沒對他們亮刀子,還把大哥贖回來,所以宇智波斑難道真的是個溫柔的……細思極恐。


相較之下自家大哥還在嘰哩呱啦的賣安利,看向一臉氣急敗壞叫大哥住嘴的宇智波斑,扉間不由得升起一股名為惺惺相惜的情緒。


不過……這個互動是不是哪裡不對?


算了。扉間壓下心底的疑惑,說道:「大哥,你還想混到什麼時候?回去了。」


N年後,每當扉間想起此事時,簡直恨不得掐死當初如此天真的自己。


後話不多提,說來自從柱間逃跑成功一次後,扉間就打起十二萬分的精神,發誓讓柱間連放分身的機會都沒有,一直把人死死盯到了千手佛間和溼骨林做好溝通、把柱間打包丟進去。正因如此,柱間也沒能親眼見證那個讓他頂了一個禮拜豬頭的議案實行的時刻。


身為忍界兩大豪族,有多少雙眼正盯著千手和宇智波,兩家族長心底也是門兒清。他們倒也乾脆,直接光明正大的密談,裏頭不知道談了什麼,外頭倒是嚴嚴實實圍了好幾圈人,千手和宇智波各佔半壁江山。


談話一結束也廢話不多說,隔天直接開戰,看在外人眼裡就是談崩了,實際上如何……撒,誰知道呢?


接下來幾年,兩族又陸陸續續起了不少衝突,族力乍看之下損耗不小,事實上卻沒有表面上的慘痛。再加上兩族暗地裡做出了讓步,接受的任務默契的錯開部分,任務完成率提升了不少,也抑制了仇恨的新生。雖然彼此之間的矛盾依舊難以化解,不可否認這的確是一次實質性的突破。


這段時間,長年在溼骨林苦逼修行的千手柱間為了繼續保(攻)持(略)聯(基)繫(友),唯二知情人之一•千手椿就倒楣了,三不五時就要幫忙送封信(情書?),內心恨不得舉起火把。


而且過了這麼多年他們還尼瑪的堅持彼此是摯友啊!你有種發卡,有種不要拿著愛情攻略刷啊!


舉個實例,之前柱間向她要走斑讓轉交的卷軸,看完之後不只笑得像個戀愛中的傻蛋,還珍而視之的收藏起來了!收藏起來了!


千手椿:呵呵,我有一句媽賣批不知當不當講,如果這叫朋友不好意思我沒朋友!


不過看在間接傳訊的份上,她其實沒和斑見過幾次面,私底下更是不用說了。


所以這次任務遇見斑是她始料不及的。


喔,別誤會,絕對不是接到對立任務,是的話她就可以狗帶了。


話說回來,宇智波家的基因真是夠可以,雖然小時候見到斑就覺得這張臉未來必定是顏狗的福利,卻萬萬沒想到會逆天成這樣,這已經不是福利可以形容了,是恩典哪!套柱間一句,這一定是上天給我的啟示!要我在顏狗這條不歸路上一去不回地走下去!


如果原本千手椿對斑的抵抗力好歹有50的話,現在大概降到只剩10了吧?


她一邊隱晦的吸了吸口水,一邊瞧了斑好幾眼,然後「啊——」的一聲慘叫。


斑無言的看著千手椿堪比孟克的吶喊的顏藝,「斑啊!你怎麼把半邊臉遮住啦!」


「……就為了這個?」


「什麼叫就為了這個?這是大事!大事!」


「……妳可以先放開我的手嗎?傷口裂了。」


大略描述一下現況。千手椿是在任務途中遇見斑的,莫約是遭了風魔和兩天秤的聯手突襲,斑只是受了點傷,就是影響行動,同行的兩名族人卻俱是殞落。


這些年來斑老早開了三勾玉,現在的實力更是連宇智波田島也隱隱壓不過他,一時風頭無兩,是呼聲最高的下任族長人選,這次的襲擊意味著……


看來有人已經坐不住了。


猛然抓住一隻鬼鬼祟祟的爪子,斑瞪向椿,「妳做什麼?」


千手椿吐吐舌,「哎,斑你真不打算修一下瀏海嗎?」


「我拒絕。」


是是是,你人美說什麼都是對的……不行,千手椿,妳要堅守立場!


「你不覺得這樣特別影響視野嗎?」她試圖嘴遁。


「不影響。」


可惜沒用。


想想也是,長年面對柱間的情書(?)轟炸,嘴遁MISS技能又更上一層樓的斑爺怎麼可能被千手椿這點段數打敗?


「妳管這做什麼?」


「這麼漂亮一張臉遮掉一半簡直不能忍我該用什麼理由讓他剪掉還是就當治療的報酬?」面對美色毫無抗性的大顏狗椿就這麼耿直的把自己賣了,片刻後才熊熊發現自己一不小心說溜嘴了。


斑:……






十五、


雖然為了顏狗那點不足為外人道的小心思各種據理力爭,然並卵,暴露了本性的千手椿仍舊沒能成功實現她的打算。


含恨飲敗的千手椿只好回去重整旗鼓,然後一回家就發現裡面除了一只小團子誰也沒有。

沒看見糟心爸爸和糟心妹妹真是太好了呢~


「姊姊!」小團子軟糯的聲音撫慰了千手椿受創的心靈。


千手梓,正是松蘿媽媽在倒楣事特別多那一年揣上的包子,名字正好和兩姊妹湊成對——然而這次是沒什麼存在感的田村爸爸取的。


很驚訝嗎?在田村爸爸表示自己已經深刻反省自己取過的不靠譜名字後,松蘿媽媽決定給他一個重新做人的機會,於是他絞盡腦汁,終於想出一個孩子他媽點頭的名字,於是家裡就新添了一位名為千手梓的……男孩。


是的,在田村爸爸終於提出一個和之前相較各種高上大就是略女氣的名字後,出生的卻是男孩。


這是親爹,鑑定完畢。


「家裡沒人嗎?阿梓。」椿一把抱起團子,問道。


「媽媽出門、爸爸和小姊姊任務。」小傢伙眨眨眼,說完又露出了笑出小虎牙的可愛笑容。


說起來,雖然是男孩,千手梓卻長得比兩姊妹小時候都還玉雪可愛,只要不長歪,妥妥又是一支潛力股。不過鑒於族中幾個小時候特別可愛的男孩,無一例外的越長越殘,畫風越來越硬漢(具體事例:千手扉間),未來很難不令人憂心。


尤其千手梓可愛歸可愛,外表卻一點也不像田村或松蘿。


直到田村爸爸補了一刀:「阿梓長得和我小時候簡直一模一樣啊!哈哈哈哈!」


完了,絕望。


回憶播放結束,反正已經不對千手家的迷の基因抱以期待的千手椿特別希望兩族趕快結盟,好讓她可以嫖一個宇智波回家。


只是她也沒料到進展會這麼快。





日子不鹹不淡的過了好幾個月,等到柱間終於出關,徹底告別濕骨林時,已經是開春了。


講道理,終於可以不用做飛雁傳書的那隻雁了,她應該感到高興。然而,她總有一股不祥的預感,似乎最近會發生什麼大事,而且不是好事。


果不其然,半個月後兩家族長雙雙戰死。


慘了,這仇可結大了。千手椿只覺得要糟。


千手和宇智波先前略有緩和的關係瞬間落至冰點,就是傻白甜如她都可以猜到此事不能善了,用對家多出的兩雙萬花筒發誓。


毫不意外的,戰爭再度打響,整整持續到秋末,由兩家族長的約戰作結。


當千手和宇智波分別找到自家族長時,兩人都已經沒有力氣多動一根指頭了,然而那驚天動地的一戰早已烙入所有人的眼膜。


原本略的山脊線被徹底削平,原本不算湍急的河川被半途截出了一道瀑布,轟鳴的泉水順著垂直陡峭的山壁飛流直下,方圓十里幾乎見不到樹木,就連土壤都被夯實得比磐石還堅硬,這樣的力量已經完全超越了人類所能達到的極限,恐怕已經可以封神了吧?


直至此刻,眾人才意識到,千手和宇智波過於年輕的族長們並非什麼軟柿子。


離開了上一代的庇護,新任族長的威名正式響徹忍界!





接下來一整個冬休期都不可謂不“精彩”,不過這並不是流於表面的精彩,而是只讓聰明人玩轉的政治變動。不過這就不干千手椿什麼事了,畢竟讓一個政治力恐怕比自家弟弟還不如的傻白甜理解它實在太為難人了,人與人之間何苦互相折磨,對吧?於是在接下來的劇情中被路人已經是可見的未來了。


她只知道族裡莫名其妙就停戰了,莫名其妙就合作了,莫名其妙就結盟了,其餘……so sad_(:з」∠)_


當然,事情沒有那麼簡單,這還要從開戰前不久說起。


「斑,好久不見,你還是一點也沒變啊!」儘管許久未見,柱間依舊一眼就認出了故人。明明來之前還在苦惱該用什麼開場白,該穿什麼樣的衣服赴會,真正見了面卻一切問題都迎刃而解,自然而然就開了口,熟悉得像是從未分別。


「啊。你也是,一樣的老土。」斑露出嫌棄臉,這傢伙除了頭髮留長,衣著風格一點長進也沒有。


「…斑不滿意嗎……果然是我太沒用了……」瞬間消沉。


「你這毛病還沒治好啊!!」


多虧了書信傳遞的聯絡形式,儘管兩人一直保持聯繫,兩邊硬是沒有發現,哪怕泉奈對哥哥的心情起伏感到疑惑,卻也沒找出什麼端倪,這讓柱間很是成功的刷了一波好感。


「所以你下定決心了嗎?開戰。」


「你知道的,這場戰爭避無可避,柱間。」


「……我知道了。」柱間蹙眉道。半晌,他又提到:「關於你父親的事

……」


「無須多言。」斑打斷他的發言,「這也是無可奈何的,柱間。至少對父親來說,和宿敵同歸於盡大概是他所能想到、最好的歸宿了吧。」


「我們是忍者,天生就注定與鮮血為伍。從拿起刀的那一刻起,就預料到了遲早有這麼一天。殺人者人恆殺之,或許有一天我也會死在你手底吧。」


「不會的。」柱間直視著斑,那雙眼中盛滿了堅定,「我不會讓那樣的事發生。」


「我的夢想如果沒有斑的參與,那不就全無意義了嗎?」


「在我所看見的未來裡,我和斑能夠並肩而行,千手和宇智波也不再是需要拔刀相向的敵人,而是可以一起喝酒的朋友。」


「就像我們現在這樣,不是嗎?」他笑著晃了晃酒瓶。


「柱間喲,你果真一點沒變,還是一樣的天真。」斑啜了一口酒,沒想到視野突然一亮,遮住半臉的瀏海被撥開。


「你在搞什麼啊?」他沒好氣地轉頭。


「斑實在太嚴肅了,這樣可是會嚇到小孩子喔。」柱間把撥開的髮別到斑耳後,「椿說的沒錯,這樣就好多了。」


「千手椿?她又和你說了什麼多餘的話?」


「別這麼說嘛,這樣確實親切多了,不如換個髮型?」


「沒必要,族長只需要保持足夠的威嚴就行了。」斑不以為然。


「是嗎?但如果能被親切以待就更好了。」柱間回道,「畢竟斑一直是個溫柔的人啊!」


「哼,多管閒事。」


柱間深知摯友脾性,僅是笑了笑沒在意,他仔細打量了下,說:「不然我來幫你修吧?瀏海。」


「你?」斑持懷疑態度,「你小時候那顆西瓜皮一看就是隨便用苦無削出來的吧?」


「哈哈,就算是那也不是我用的啊。」柱間乾笑幾聲,又說:「斑偶爾也多相信我一點嘛。」


「就憑你現在一刀削的髮型?」斑挖苦道。


「…對不起……所以斑不肯讓我修嗎……」


「你在那邊自說自話個什麼勁,給我振作點!」


「我知道了。」柱間單手握拳,敲了一下手心,「我也割一撮頭髮給斑吧!」


「啊?你是白癡嗎?」對於好友的跳脫性思維斑已經無力應對了。就這句話的功夫,行動力Max的千手已經拿出苦無削下一綹黑髮。


「這樣就扯平了吧?」柱間把髮絲纏成結,笑著交了出去:「斑的頭髮就交給我吧!放心,不會失手的!」


「你簡直就是犯傻。」話是這麼說,斑卻僅僅是撇過頭,沒阻止他。


好歹是忍者,柱間三兩下就處理好了,雖然稱不上細緻,至少沒把斑的劉海削成齊平,「完成了。」他把掉落的部分比照辦理,繞成一個結。


斑看著手上那一束黑髮,柔順而筆直,和他的完全不一樣,突然開口:「柱間,另一束也給我。」


柱間有點疑惑,但還是交了出去。


斑接過後把兩束髮絲向上一拋,吹了一個火球過去,眨眼間就燒得渣也不剩,半點沒波及其他地方,精準的查克拉控制。


「……QAQ」柱間陡然頹肩。


「這種東西怎麼能留著,笨蛋。」斑起身離開,嘴角還噙著一絲張揚明豔的笑意。


見此情景,原本還消沉著的柱間也跟著笑了,他起身追上道:「斑,再和我走一段吧。」





评论
热度(6)

© 於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