寡人有疾,懶癌末期
目前:
萌柱斑,六件套全吃
萌周葉、傘修,但立志做隻米蟲,只吃不產

关于

論傻白甜拯救世界的可能性【十三】

灣家繁體注意,簡體請戳晉江or柱斑吧

雷點之一:原創女主

雷點之二:抬頭看標題


十三、


中途可歌可泣的奮鬥就不多加詳述,總之柱間的方案最終還是勉強說服了千手佛間,其代價是柱間連續一周頂著一顆豬頭。喔,好吧,已經引不起任何注意了,因為大家早已習慣=_=


不過說服是一回事,執行又是另一回事,距離成功還有很長的一段路要走,首先,宇智波的態度=_=


為了更加順利,柱間用上次見面時順便討論過的聯絡方法和斑事先通了底,不過畢竟不是當面談,還是好想見斑啊……柱間又嘆了口氣。要是有什麼辦法可以偷偷溜出去就好了,懷著這樣的想法,柱間竟然在某一天覺醒了木遁!


要是千手的先祖們知道了絕對會氣得從棺材板跳出來吧?


不過很可惜,他們連棺材都沒有=_=


話又說回來,為了和宇智波談戀愛,柱間學會的第一個術正是木遁分身,然後過沒幾天他就利用資訊不對稱成功的把假貨留在族裡,本體瀟灑地溜了=v=


——斑可是他最要好的兄弟啊,怎麼能不用本尊見他呢?


負責逮大哥的千手扉間:喔,你還記得你親弟是誰嗎【冷漠.jpg】


「斑!」一到達約定地點,柱間就看到了那頭熟悉的炸毛。


「柱間。」斑回過頭,「這次找我有什麼事?」


「斑,我們一起去逛祭典吧!」


「啊?」他楞了幾秒,搞清楚柱間說了什麼,頓時怒氣勃發,「你約我出來就是為了這個嗎混蛋!」


「……啊啊,又被斑嫌棄,我果然還是遜斃了。」


「不准消沉!」斑怒指。


「話說回來,你難道沒告訴你父親和我聯手過的事嗎?竟然沒被禁足?」斑自己還好,但以二勾玉的寫輪眼都只能稍微察覺的精神入侵,柱間在回報時勢必得提到他的存在,這在制定計劃時他們就討論過了。


「我有說。」柱間燦爛一笑,「所以這次是用木遁分身溜出來的!」


「你這傢伙……不過,木遁分身?」


「對啊~估計是一直想著怎麼偷溜,結果就覺醒木遁了。」


「……這麼隨便就說出來真的好嗎?」


「沒關係,因為是斑啊!斑可是我的摯友啊!」柱間說,「所以斑真的不能和我一起逛祭典嗎?之後就要進濕骨林修行,恐怕都不好見面了……」


宇智波斑轉身就走。


「斑……」柱間可憐兮兮地喊道。


他回過頭,「不是你自己說要逛的嗎?還在磨蹭什麼?」


柱間的表情一秒轉喜,飄著油菜花跟上,「斑果然是個溫柔的人~」


「閉嘴!」





「宇智波斑是個溫柔的人?你是認真的嗎?」


時間到回幾天前,千手扉間一臉“你在逗我”的表情問。


「是啊。」


「被打成重傷還能這麼說的就只有大哥你了。」#大哥疑似被隔壁死敵迷惑怎麼辦?在線等,急!#扉間表面淡定內心刷屏的想著。


「可是斑真的很溫柔啊!」柱間說,「他認同我的理想了呢!」


扉間:上句不接下句,呵呵,這個邏輯我給滿分。


不過自家大哥的想法有多天真多不靠譜扉間還是心裡有數的,能把他的話耐心聽完還沒有反駁,甚至提出認同,難道那個宇智波斑真的是個溫柔的人?想到這裡,扉間整個人都風中凌亂了。


不行,振作,不能被帶偏。


「而且斑也很愛護弟弟呢。」柱間繼續安利,「還答應和我聯手!」


這點倒是無可否認。扉間設身處地著想,放下芥蒂和宿敵聯手,平心而論,至少自己辦不到。


所以……宇智波斑果然是個好人?


扉間:我想靜靜。


不過儘管三觀遭受極大的衝擊,扉間依舊盡忠職守的執行著千手佛間的吩咐——管好大哥。


第一天柱間試圖逃跑,不幸被扉間逮到,房間被布上了封印陣;第二天柱間偷偷摸摸的跑,不幸功敗垂成,屋子的封印陣又多了好幾層……第N天,柱間依然沒有放棄偷跑,扉間逮住……瑪蛋,是個假人!


扉間萬萬沒想到,柱間不但覺醒木遁還放個木分身騙他,等他發現不對時,自家大哥早不知道浪去哪兒了。


於是不管抓大哥還是找大哥都業務熟練的千手扉間找上了……千手椿=_=


和柱間交好的人雖然很多,但膽子夠大、會三番兩次幫柱間打掩護的人就她一個。


千手椿:exm?又關我什麼事?


好吧,這次還真關她什麼事。


被甜食輕易賄賂的千手椿硬著頭皮面對千手扉間,「柱間喔,當然是跑賭場去啦!」原諒她不說實話,反正總比“和你未來大嫂約會去了”好吧?不知道真相總是幸福的。


「不過我不知道他確切去哪!」她又連忙補道,「真的!」


「……姑且信妳。」


過關了。椿鬆了一口氣。媽呀,下次再也不為甜食出賣靈魂了。


然並卵,這句話她說了不少次,下次仍然入坑XD





這頭的千手扉間在爆炸,那頭的柱間卻偕同小情人斑愉快的逛著祭典。


外表醜萌醜萌的金魚在水中愜意的悠遊,絲毫不知危險正在逼近,兀自擺動著尾鰭,一撈——


「斑,網子又破了哎~」柱間哈哈大笑,「這已經是第七個了吧?」


「囉嗦!就是你一直站在背後我才撈不到的!」斑氣急敗壞地指著他。


「是、是嗎!對不起我是多餘的……」


「給我收起你的消沉癖!」


「但是斑的捞金魚技巧和打水漂一樣不怎麼樣啊~」柱間一句嘴欠又把人撩炸。


「閉嘴!我現在也能扔到對岸了!」斑氣極,「你行你上啊!」


「哈哈,看我的!」柱間自信滿滿,看準了其中一隻魚,眼疾手快的一撈——


「哼,半斤八兩,誰也別說誰。」


柱間不以為意的笑道,「別急啊,斑。這不是才第一次嘛~我一定會撈到的!」


「就不怕陰溝裡翻船?」斑戲謔道。


「因為有斑在我就覺得無所不能啊。」


「斑可是我的天啟啊!」


斑撇過臉,「……說得好聽。」


五分鐘後——


「……竟然真的抓到了。」


袋子中的金魚悠然擺尾,絲毫沒有半點被抓住的自覺,那副蠢樣和柱間傻裡傻氣的笑臉並排在一起相得益彰。


「斑,送你吧。」


「什麼啊,這種孩子氣的玩意。」


柱間身上頓時掛滿黑線,「原來斑不喜歡嗎? 斑不喜歡的話就只能放回去了……」言罷轉身就要往回走。


「等等!誰跟你說我不要的?」斑連忙抓住柱間的肩膀。


柱間身上的黑線一秒轉換成小花朵朵開,「早說嘛,斑真是不坦率~」


「少囉嗦!」


「我有一個好友他叫斑~一頭炸毛的朋友~彆扭但是人溫柔~就是性格不坦率~不坦率~」


「給我閉嘴啊啊啊——」






评论(2)
热度(7)

© 於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