寡人有疾,懶癌末期
目前:
萌柱斑,六件套全吃
萌周葉、傘修,但立志做隻米蟲,只吃不產

关于

論傻白甜拯救世界的可能性【十二】

灣家繁體注意,簡體請戳晉江or柱斑吧

雷點之一:原創女主

雷點之二:抬頭看標題


十二、


「斑!沒事吧?你的眼睛流血了。」柱間上前詢問。他擔心的查看了會,手上凝聚出一團治癒性質的查克拉,就要往斑眼上覆去——然後被攔了下來。


「斑。」柱間沒有氣餒,定定地注視著斑,眼神中蘊含著堅持與關切。


半晌,斑嘖了一聲,終究還是接受了柱間的治療。


「所以那團黑漆漆的東西到底是什麼?斑,你知道嗎?」


「沒見過。但是不像死物。」


「會附身、能突破封印術、甚至無懼寫輪眼……少族長,這件事還是向族長報備為妙。」發言的是千手松蘿,斑看向她懷中的千手椿,走向前去,做了個簡略的檢查,「有極不明顯的精神入侵痕跡,其餘沒什麼大問題,應該很快就會醒來。」


語畢,千手椿的眼皮就一陣顫動,緩緩地張了開,「媽媽、柱間、還有……斑?你們怎麼都在這裡?」


「椿,妳還記得發生了什麼事嗎?」


「什麼事……?對了,楠!」


「放心,楠沒事。」松蘿媽媽又接了句,「有事的是妳。」


「下次別再這麼亂來了。」


「好嘛……」乖乖挨訓,現在的千手椿蔫的就像霜打的茄子。


「既然事情已經告一段落,我就先告辭了。」斑眼見目前沒他什麼事,便萌生了去意,「接下來就照你們說的處理,我就不參與了。」


「等等,斑!」柱間出言攔道,「還會再見吧?」這指的當然不是戰場上的兵刃相接,而是以朋友的身分,分享夢想與喜悅,一如當時的南賀川畔。


「啊。」這次的斑沒有猶疑,乾脆說道:「會的,柱間。」便頭也不回地離開了。


剩下的三人稍微做了個善後,把封印陣的痕跡抹去後,千手松蘿便對著千手椿說:「好了,我們去接楠吧。」然後鄭重地向柱間行了個禮,「少族長,這次真的十分感謝您的幫助。」


柱間露出了一抹爽朗的笑容,「這是應該的,都是同伴,道謝的話就不必了。」


「接下來就不耽誤妳們,我先走一步了!」


母女倆揮手送別了柱間,便起身前往千手楠暫住的旅店,雖然才幾天沒見,時間卻格外的的漫長,千手椿已經有點想念她了。


一見到楠,對方就砲彈似的衝向前把她抱了個滿懷,說實話,千手椿說不感動是假的,然而……「姊——姊——!」這份愛真是生命不可承受之“重”啊。


「不是說很會逃嗎?姊姊。結果搞出來的事比我還麻煩是怎麼回事啊!」可惜,千手家莫約是沒有姊妹愛的。千手楠用力地把手收緊再收緊,咬牙切齒,「快把我的擔心通通還來!」


「妳才是把我的感動還來啊可惡!」千手椿不甘示弱的狠狠回抱,「還以為幾天不見變得可愛一點了,結果還是這麼嘴欠,少說幾句話是會死嗎?」


「彼此彼此喲,我這不是近墨者黑嗎?」


「說這什麼話呢小混蛋!」


千手楠正打算繼續回嘴,就在這時,她和千手椿同時感受到肩膀上壓了一隻手,她們像是關節生鏽的人偶一樣喀答喀答地扭過頭,母上大人正一臉低壓的注視著她們,「我想,我們該好好談談了。」


那一天,兩姊妹想起了被媽媽愛の教育支配的恐懼【生無可戀.jpg】


在接受了松蘿媽媽六十分鐘從不間斷不帶重樣的“言語叮嚀”後,被教做人的千手椿總算受不了的率先打斷,「媽媽,我們真的知道了,沒有下次,我保證!」


千手楠拚命地點頭幫腔,「沒錯沒錯!媽媽妳就別擔心了,妳肚子裡還有我們的弟弟或妹妹呢!」


睨了兩人一眼,雖然一眼就看穿了兩人企圖,千手松蘿還是順了她們的意,沒好氣的說:「算了,回去吧。」


「『好噠!』」


回到族地後,千手松蘿私下約談了千手柱間。


「少族長,您有心結束亂世,是嗎?」她開門見山的問。


柱間猛地抬頭,「……!」


他直視千手松蘿的雙眼,半晌,開口說道,「是的。」


「那麼,您是否有足夠的覺悟呢?」


「站在所有人的前方,披荊斬棘,為此不惜手段,那怕犧牲無數?」


「這樣的覺悟,您有嗎?」


「不。」柱間一口否決,「和平一開始就是為了不再失去,為了讓重要的人平安生活。如果為此而侵害了最初的希望,這樣的和平……」


「我不認同。」


千手松蘿得到了足夠滿意的回覆,,「既然如此,請您務必謹記今日所言。在大步向前的同時,千萬別忘了堅守底線。」


柱間驚訝地望著她,「您……不覺得這樣的夢想很可笑嗎?」


「確實。可笑,且天真。」


「但是,這個世界往往只有擅長作夢的人才能得償所願。」


「所以,您可以發誓嗎?」松蘿問,「發誓無論走向何方,始終不違背初心?」


「我發誓。」


然後她笑了,「那麼,只要您不曾忘記今天的誓言,您心之所指,便是我刀之所向。」


「千手松蘿投誠於您。」





柱間正要去找千手佛間。


不久前的晤談中,千手松蘿向他提出了一個可能性。


『柱間大人,您是否想過控制戰爭?』


『忍族之間的敵視與仇恨短時間之內不可能消弭,尤其這次的事件,千手和宇智波之間必有一戰,這並非查清真相就能遏止的。』


『但是如果兩族私下達成協議,把戰爭的損失控制在一定範圍,不但可以隔絕他族的窺伺,也可以減緩新的仇恨孳生。做得足夠隱密的話,就不會引起族中主戰派的反彈。』


『這還需要族長大人同意。關於如何說服,我並沒有頭緒,不過如果您覺得可行,不妨試著向族長提提看。』


『這個方案最大的難點在於,如何取得宇智波的同意。只要這一點解決了,這其實是對雙方都有益的交易。』


雖然問題多多,光是讓自家老爹同意就是個麻煩,柱間還是覺得值得一試。


當然,自己在家裡的分量柱間還是有點自知之明的,這事還得先和扉間串通串通,如果能讓老爹分一半火力過去就更好了=v=


即將感受到來自大哥森森愛意的扉間聚聚:哥,你真是我親哥!





评论
热度(4)

© 於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