寡人有疾,懶癌末期
目前:
萌柱斑,六件套全吃
萌周葉、傘修,但立志做隻米蟲,只吃不產

关于

論傻白甜拯救世界的可能性【一】

在LOF上也發一個,晉江抽抽百度抽抽寶寶不高興了

灣家繁體注意,簡體請戳晉江or柱斑吧

雷點之一:原創女主

雷點之二:抬頭看標題

不要臉的提早打tag

還有麻麻我看見了完結的希望!


一、

 

意識回籠後,由紀發現自己被關在一個狹窄逼仄的空間裡,裏頭充滿了不明液體。

 

在這麼一個睜眼和閉眼沒兩樣的地方,原諒她實在是不能判斷她人在哪裡。不過伸手不見五指的環境和泡著身體的液體神馬的,倒是讓她想到了一種可能性——

 

由紀:我不是被抓進實驗室了吧QAQ

 

一瞬間聯想到各種充斥著馬賽克的不可言說,浦原‧腦補帝‧由紀頓時整個人都不好了。

 

由紀:救、救命QAQ葉里老師有人想對妳可愛的學生伸出魔爪酷愛來救我再也不亂立Flag了啊啊啊啊啊——

 

葉里老師:呵呵。

 

顯然智商捉急的浦原由紀童鞋並未發現,沒有哪家實驗室會用如此風騷的出場方式還專抓連血繼都沒有的普通忍者,現在的她兀自沉浸在莫須有的煩惱之中。

 

不過她很快就用不著煩惱了──喔,這當然不是又一個Flag──因為她聽見了外界的聲音,這讓她懟不過直覺的智商總算有了用武之地。

 

首先,她終於知道了自己所在何方──關住她的地方叫“子宮”,不明液體叫“羊水”——

 

也就是說現在的她是、個、胎、兒◢▆▅▄▃崩╰(〒皿〒)╯潰▃▄▅▇◣

 

由紀:原來我已經掛了嗎QAQ

 

在人生讀檔重來的第N天,我們的由紀童鞋終於意識到了這個令人悲傷的事實,真是可喜可賀、可喜可賀。

 

說到這裡就不得不提她的情報來源——千手田村和千手松蘿,她的爹媽。

 

雖然把大部分的課堂時間都拿去神遊太虛了,不過身為一名忍者浦原由紀還是有點常識的。同姓聯姻神馬的八九不離十是家族忍者,而且千手這個姓氏好耳熟唷……可惜想不起來⊙v⊙

 

 (五十年不滿的木葉歷史哭暈在廁所)

 

苦思良久仍然沒有頭緒的由紀只好放棄,就這麼錯漏了一條重要的訊息。只有這時候她才想給歷史老師下跪,如果給她一次重來的機會,她一定好好學習天天向上……那是不可能的。有一種學渣,叫做重讀六年依然渣,很不幸的她就是QAQ

 

話又說回來,在她未來的爹媽,千手田村和千手松蘿的口中有兩個家族姓氏總是連袂出現──其中一個當然是千手,還有,宇智波。

 

宇智波,這是一個在浦原由紀幼小(?)的心靈留下不可抹滅的痕跡的家族。

 

——那麼問題來了,是什麼驅使一個連堪為醫聖的千手綱手也記不住的醫忍妹紙對這個姓氏念念不忘?

 

答曰:顏正。

 

是的,即使年僅十二歲,浦原‧熊孩子‧由紀卻早已是條耿直的大顏狗了!身為顏狗,怎麼能不認識這個以膚白、貌美、大長腿為特色的家族呢?

 

真‧家族特色‧血輪眼:……

 

只要一想到未來還可以看到漂亮的宇智波,由紀就覺得自己整顆心都飛揚起來了呢(*´艸`*)

 

——但千手和宇智波的關係似乎非常糟糕呢_(:з」∠)_

 

 (不——這樣她要怎麼光明正大地舔宇智波家的盛世美顏呢?)

 

其實這也是當然的,天天拿戰場刷日常,不是「千手XX殺了宇智波家的誰」就是「千手XX被宇智波家的誰殺了」,關係好得起來才怪。

 

等等,不對啊,這種打打殺殺還習以為常的節奏怎麼可能出現在村子裡?要說也應該是建村前……建村前?

 

由紀:我好像發現了一個不得了的事實【doge臉】

 

由紀覺得自己真不愧是要搞事情幹大事的人啊,連投胎姿勢都辣麼的別緻!……才怪,求重來QAQ

 

雖然她是中忍沒錯,但那是因為三戰打到最後人手短缺才給升的啊!其實她根本只有醫療忍術能看QAQ

 

至於其他像體術之類的,就單說投擲技巧吧,這可不是她在自誇,不管手上拿的是千本、苦無、還是手裡劍,她都有自信把木樁射成仙人掌唷!甚至連背面都有唷~

 

就是靶子上沒半支啊,摔!(╯‵□′)╯︵┴─┴

 

再說到忍術,其實她的忍術並不是學的不好,就是不適合實戰應用……手殘你傷不起_(:з」∠)_

 

綜以上,她只有一個結論:想哭QAQ

 

由紀:有信、和也、葉里老師,世界好危險酷愛把我認領回去啊QAQ

 

可惜人在屋簷下不得不低頭,她只能接受這個無理取鬧的現實_(:з」∠)_

 

那怕想回去呢,那也得先找到回去的姿勢啊。她根本不知道世界怎麼變得這麼快,眼睛一閉一睜忍者這個職業就變得這麼高危了,聽說平均年齡三十啊三十,真的好想回家QAQ

 

——可是她好像回不去了。

 

有信、和也、葉里老師……

 

回不去了嗎?

 

……

 

如果這樣有信肯定氣炸了吧?明明說好要在老師生日時聯手糊她一臉蛋糕的。

 

和也一定也會不高興的。每次他有壞主意時都是她和有信背鍋,他還是大家心中的乖寶寶、五好少年、別人家的孩子。現在少一個人給他頂鍋,他大概覺得很可惜吧?

 

還有還有,葉里老師一向寶貝的那箱話本她還沒看完。明明老師自己一本也不看,卻捂得那麼嚴實,又不是什麼見不得人的玩意兒,該不會那都是她自己寫的吧?

 

真想回去啊,第四班的大家、木葉醫院的好夥伴、同屆畢業的朋友們、好多好多,這麼人見人愛的她要是他們再也見不到,每天早上呼吸的空氣都會變得不新鮮的……

 

真想回去啊,明明似乎沒過多久,卻已經那麼想念了。

 

但是不行。

 

回不去了。

 

……但是如果她努力的活著,活著,總有一天可以見到他們吧?

 

說不定她可以讓葉里老師叫她老師?

 

真的有這一天的話一定很有趣——所以她不管怎麼樣都要活著,然後再一次認識大家!

 

 

 

 

在接受了現實,決心設法活下去之後,浦原由紀總算進入了狀況,然並卵,現在的她只不過是個只能在子宮裡游泳的胎兒罷了,比四體不勤五穀不分還沒用。萬幸聽說她的媽快生了,重見光明指日可待。

 

至於現在,她唯一能做的就只有圍觀她爹媽的恩(家)愛(暴)日常了。

 

這裡有一個現成的例子:

 

「田村,你覺得孩子該取什麼名字好?」

 

「我想想啊……男孩子就叫磚間,女孩……好痛!為什麼打我啊QAQ」這真的是親爹?由紀忍不住把罪惡的雙手探向了某個不可言說的部位,在確定沒有摸到什麼不該摸到的東西後大大地鬆了口氣。

 

「我只是覺得如果不揍你,我無法心平氣和地聽下去。你可以繼續說了,女孩子打算怎麼取?」娘,揍得好!

 

「花子啊⊙▽⊙……哎?怎麼了??松蘿妳的表情好可怕啊哈哈哈哈。」這絕壁是親爹!

 

「閉嘴。把你的磚間花子通通吞回狗肚子裡去,我可沒打算把自個家整成花圃!」娘親威武!娘親萬歲!

 

「喔,好吧……那柴間⊙▽⊙……冷、冷靜啊老婆!妳現在已經九個月身子了啊!」「閉嘴……千手田村給老娘站住!」「果然很生氣嗎哈哈哈。」……

 

這就是所謂的打是情罵是愛……嗎?但能不能消停點啊QAQ她都快暈子宮了_(:з」∠)_

 

嗯,今天的2+1口依舊如此的和諧呢^_^

 

 

 

 

終日打雁被雁啄,天天把家暴當情趣的後果是,羊水果然提早破了=_=

 

千手田村焦慮不安地在走廊上來回踱步,那緊張勁兒實在叫人沒眼看,但不管怎麼走他的眼神始終沒離開過門板,簡直恨不得用眼睛噴出一個火遁。

 

「啊啊啊啊啊——」來自門板後的慘叫幾乎沒把他驚的破門而入,「松蘿!沒事吧?」

 

到底生的是誰啊?千手松蘿從牙縫裡繃出兩個字:「閉嘴!」

 

下腹傳來的劇痛讓她擠不出更多話,開口洩出的幾乎只剩慘叫。汗水濡濕了鬢髮,也模糊了視野,只吝嗇的給她留下幢幢人影。

 

她的耳邊傳來閨密時而清晰時而隱約的打氣:「松蘿,加油啊!……再加把勁!」

 

松蘿牙一咬,又出了把力。

 

「頭快出來了!」

 

小兔崽子,還沒出生就鬧騰,以後肯定不是個安分的性子!快給老娘滾出來!她只覺得生孩子比上戰場累多了。

 

「老婆,加油啊!」

 

這次的聲音是從耳邊傳來的……千手田村這個笨蛋,居然真的跑進來了。千手松蘿迷迷糊糊地想著,意識逐漸下沉。

 

「老婆?松蘿?……別昏啊!」千手田村頓時慌了手腳。

 

她把臉側向田村的方向,卻什麼也看不清楚。真是糟糕……

 

「孩子的名字妳都還沒取啊!松蘿……」

 

意識瞬間歸位,千手松蘿振聲怒吼:「不准取磚間也不准取花子千手田村你給我去跪搓衣板啊啊啊啊!」

 

「出來了!是個女孩兒。松蘿、田村,恭喜你們了!」閨密滿含喜悅的說道。

 

千手田村笨手笨腳的接過孩子,輕輕一拍,震天的哭聲響起,向世界宣揚著新生的喜悅。

 

他把孩子放在松蘿身邊,握住她虛軟無力的手,附在她的耳邊輕聲說了個字——「好。」

 

「……?」

 

他吻了吻松蘿面帶疑惑的面龐,說道:「以後不管搓衣板、算盤、還是手裡劍我都跪,妳沒事真的太好了。」

 

松蘿沒有回話。她扯過田村的衣領,深深地吻上了他的唇。

 

田村的回應是撬開她的齒貝,加深了這個吻。霎時間,他們似乎又回到了年少時候,那一刻的春心萌動……

 

「哇哇哇哇哇哇哇­­——」響亮的哭聲在耳邊炸開,打斷了他們的回憶。

 

千手田村:……

 

千手松蘿:……

 

真‧一臉血的浦原‧嬰兒‧夾心餅乾‧由紀:喵喵喵???

 

#請教我破壞氣氛小能手,謝謝【doge臉】#

 

 

 

 


小段子

 

湖中仙女:妳掉的是金腦袋還是銀腦袋?

浦原由紀:都不是。我掉的是奈良的腦袋。

湖中仙女:不誠實的孩子是要受罰的,就罰妳——糟糕,居然找不到更次的腦袋了!……好吧,原裝傳送。

——這才是胎穿的真相XD

 

 


评论
热度(12)

© 於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