寡人有疾,懶癌末期
目前:
萌柱斑,六件套全吃
萌周葉、傘修,但立志做隻米蟲,只吃不產

关于

論傻白甜拯救世界的可能性【序】

在LOF上也發一個,晉江抽抽百度抽抽寶寶不高興了

灣家繁體注意,簡體請戳晉江or柱斑吧

雷點之一:原創女主

雷點之二:抬頭看標題

不要臉的提早打tag

還有麻麻我看見了完結的希望!


序、

 

浦原由紀很懵逼。

 

浦原由紀感到非常地懵逼。

 

事情大概得回溯到不知道多久之前。

 

那天是一個好日子。三戰結束,四代上位,天天和老婆花式秀恩愛,連肚子都搞大了。上樑不正下樑歪,受到火影夫妻的影(刺)響(激),現在的木葉更是籠罩著一股揮之不去的戀愛酸臭味。

 

但是浦原由紀總有種不祥的預感。

 

對於一個頭腦簡單的直覺系生物來說,與其用智商來自取其辱,還不如直接相信直覺來的有用(不得不說,這真是一個殘酷的事實=_=)

 

最直觀的例子大概是,身為一個連歷代火影的名字都不知道的忍者,她卻往往能考出及格分──這可是她生平最值得驕傲的是唷(並不)

 

於是對自己的直覺蜜汁自信的由紀童鞋決定,在去醫院直面慘澹的醫忍生涯之前,先把自己最近幹的“好事”抓出來捋一遍。

 

不過我們的由紀童鞋依舊相信,辣麼乖辣麼可愛的自己怎麼會和人結仇呢?

 

……喔,不對,還真的有=_=

 

事情是這樣的:隔壁家的阿存大哥和甜點舖的織田姊姊愛情長跑五年,一朝送出了和服。看著他那張得瑟的臉,單身狗們表示不忿,於是在一個月黑風高的晚上,集體揪團蓋布袋,以表達他們對脫單人士的深、深、祝、福。

 

當然,會提到這件事就代表是她起頭的=v=

 

——不過阿存大哥的腦子一向不大靈光,應該不知道是她幹的……嗯,略過。

 

啊,還有上一次的惡作劇不小心整到葉里老師,老師她似乎、好像把帳算到小夥伴A‧志村有信頭上了?

 

嘛,反正他也一向不幹好事,所謂債多了不愁,恐怕他壓根兒沒發現……所以,就讓她愉快地忽略過去吧=v=

 

再更早之前,大概就是在一次性質一言難盡的任務中,和有信聯手把小夥伴B‧信川和也坑去扮女裝了吧?嘖嘖嘖,那可是妥妥的黑歷史啊。

 

不過都半個月過去了,和也雖然陰險狡詐面純心黑又特別小心眼,但從來不興君子報仇十年不晚那套,肯定早就報復回來了,差別只在於,她知不知道是他做的=_= ……好吧這個也可以略過了。

 

嘻嘻,她果然是一個人見人愛、花見花開、天真無邪又活潑可愛的優秀忍者,才不可能有人尋仇呢!要是有,那一定是世界的鍋!

 

世界:我何其無辜【doge臉】

 

不是內憂,那就是外患咯?浦原由紀一臉深沉(?)的想著。講真,她的思路從一開始就錯了嘛!她這麼可愛怎麼可能因為不幹好事受報復這麼遜原因被擊敗呢?所以其實根本沒必要浪費時間開回憶篇嘛╮(╯▽╰)╭

 

而且她真的有種非常非常不好的預感呢,總覺得不管怎麼樣都得倒楣一回啊啊啊所以果然是外患嗎?

 

不過如果是外患就真的只能躺平任調戲了_(:з」∠)_

 

由紀:似乎藥丸。

 

算了,左右她今天都待在村子裡,木葉的守備又不是紙糊的,要是這樣都能出事,火影都該去自殺了。

 

於是和也智商下線的浦原由紀在經歷了漫長的人♂生♂思♂考之後,得到的結論就是——沒、有、結、論!

 

啊,就是這麼傻白甜_(:з」∠)_

 

 

 

 

事實證明她果然是圖樣圖森破。Flag不要亂立,打臉總是來得太快。

 

代表危險的信號彈張牙舞爪地撕裂了夜空,浮動在空氣中的不安定因子滲入四肢百骸,災厄自黑暗中探出了爪牙,叫囂著對鮮血的渴望——今晚注定是個不眠夜。

 

浦原由紀還沒搞清楚究竟發生了什麼事便失去了意識,最後一眼看到的只有幾欲灼燒瞳孔的火紅查克拉。

 

然後,再沒有然後了。

 

 

 

 

 


评论
热度(25)

© 於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