寡人有疾,懶癌末期
目前:
萌柱斑,六件套全吃
萌周葉、傘修,但立志做隻米蟲,只吃不產

关于

干了这杯酒就咱们就是一辈子的好兄弟!5

CP:柱X斑♀、扉X泉

【排雷】
性转有、重生有、原创角色有


因为弱小,所以只能选择舍弃;因为弱小,所以守护不住拥有;因为弱小,所以无力挽回失去。

弱小,是一种错误。

风拂开斑的刘海,却拂不散她面上的阴霾。

——选择,只有一个。

她回过身,一步一步的向着自家的兄弟走。

「斑……」柱间不自觉的伸出手,却什么也挽留不住。

从他的角度,只能看到一头熟悉的炸毛。柱间知道那其实并不如想像中刺手,但现下看上去仿佛都带上了金属般的冷硬而尖锐。

他希望斑能回头看一眼,一眼就好。让他知道她并不如表现的那么决绝。

然而当彼岸人真正回眸的那一刻,却是一盆冷水毫不留情的浇下。

那是一双怎么样的眼睛?

妖异,魔魅。四颗勾玉浸在血的池子里,慑魄人心。

「柱间,下次见面就是敌人了。」

「你是千手柱间,而我……」

「——是宇智波斑!」

他听见她如此宣告。


「啊,是二勾玉!姊姊真是太厉害了!」泉奈惊呼道。

「斑,做的很好。」鸦火冷淡的嗓音终于染上了一丝满意,「你成长了。」

柱间听不进任何话,血液恍如冻结。

身为宇智波的宿敌,他哪能不理解那双眼的代价?斑彻底斩断了他们之间的羁绊,相处的时光也好、共同的理想也罢,终究不过是被弃若敝屣的糟粕。

难道真的改变不了吗?

他就这么眼睁睁看着吗?

直到金属清冽的撞击声传来他才猛然惊醒。

泉奈与扉间率先交手。两人势均力敌,另一边的鸦火却趁着其他人尚未反应过来之前掷出一把苦无,目标正是千手扉间!

锵啷!

相似的手法,这次掷出石子的却是千手柱间。

他的眼神慢慢变的坚定。

他要保护扉间,只有这点是不能退让的。

无论梦想将会到达何方,他们的起点都是“保护兄弟”的愿望。如果连这点都保证不了,又谈何未来?


这样才对嘛。鸦火内心撇撇嘴。

一副看负心渣男的眼神盯着我妹妹做什么?再看也不是你的!

「宇智波鸦火,你的对手是我。」桃华保持着警戒的姿势。虽然到方才为止一直是背景板,但其实鸦火的一举一动都落入了她眼底。

然而她没能反应过来。

并不是说鸦火的体术多高明,而是此人行事诡刁,意向难测。

简单来说,根本不是一个脑回路啊!

桃华内心暗感苦手。明明年纪差不多,却比族中那些长老还像老狐狸……不,根本就是毒蛇。

打架不就该堂堂正正吗? !老是偷袭像什么样! !

鸦火:霍哦,忍者这职业谁跟你堂堂正正。

「你打不过我。」鸦火眼睛一闭一张,血一般的红便取代了墨黑。

桃华戒心愈重。

虽然不甘,这却是事实。她确实打不过宇智波鸦火。

扉间会让她来除了忠诚和年纪因素,还包含了她精主攻幻术,虽然在宇智波面前起不了卵用,但也不容易中写轮眼的招这项原因在内。

扉间的分析是正确的,然而他忽略了一点……不,只能说是错估,毕竟他未曾和宇智波鸦火正面交过手。

桃华不一样,她觉得这是她与过最难缠的对手没有之一。原因很简单,宇智波鸦火也精通幻术。

——一个专攻幻术的忍者和一个专攻幻术的宇智波可是两种完全不同的概念。

如果仅仅是这样还罢了,凭着千手和宇智波多年对敌传承下来的经验,桃华也不惧他什么。

但是这人的幻术就和他的出招一样迷。从不按牌理出牌。

这就很苦逼了。

一点也不想和这种不可理喻的对手交战就算这才第三次!桃华这时候终于想起了火核的好。

仅仅两次的正面交锋就给人家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也是很厉害了。

鸦火: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变态=v=

就拿他天天飘在空中的日子来说吧,不给自己找点事做是真的会死鬼的!都要无聊成白绝了! !

由此可知,绝不能给宇智波留太多的独自思考时间,否则容易变态。

即便如此,鸦火哥哥可一点也不觉得自己哪里不可理喻了。就像中二病也从来不觉得自己中二一样。

「三对三。泉奈对上千手扉间,势均力敌;斑开了二勾玉,你们赢面不大;而你……你觉得你有几分胜算?」他逐项逐条的分析,语气不疾不徐。若不看这一触即发的场面,还以为他多悠哉呢。 「鉴于事件的性质,场外求援的可能性不大,现在的局面你们不占优势——就我而言,能在此击杀千手未来的重要战力当然是比划算买卖。可惜的是这并不是个好时机,以大局观来看。」

「……你想说什么?」这人怎么这么讨厌!

鸦火一旦打起架从来不瞎逼逼。当了忍界最大BOSS家族的背后灵多年,他深谙一条真理:反派死于话多。

反过来说,当他开始叨逼叨时,通常代表……

「各自收手,旧事不提。如何?」

——他没想打。

当然啊!目的已经达成了还留着干嘛?

「……你有什么阴谋。」桃华只想呵呵。方才还攻击他们的未来当家现在就说当没这事?你他妈逗我呢? !

鸦火:就是逗你也不能拿我怎么样,呵呵。

讲真,就算我真的有阴谋也不会老老实实说出来的,你也不是主角。鸦火内心诽腹。

最重要的是对我的弟妹动手动脚还不许收点利息了吗? !

桃华当然不知道鸦火正在给自己内心加戏,她选择一刀批过去。

人影不闪不躲,刀锋却只切开了空气。

——是假的!

桃华瞪大了眼睛,她竟然早已身陷幻术!

怎么可能,她明明错开了那双眼睛! ……

鸦火:哎嘿,谁说幻术一定要用写轮眼施展的=v=

「够了。」柱间喝止。

「扉间、桃华,我们离开。」

扉间闻言迟疑了一瞬,随即收刀。

泉奈见状也不趁势追击,而是乖巧的跃回兄姊身侧,只有扉间听见他拉开距离前微不可闻的呿了一声。

泉奈:要不是哥哥说了才不想听你们的呢哼唧。

「斑。」柱间在离开前喊住了斑,「你的选择……我知道了。」

斑没有回头,她的脊梁挺的笔直,带着宁折不弯的孤傲。

「现在的我还不够强大,所以如果你执意斩断羁绊,那就斩吧。」

斑背脊一震,拢在掌心的指头几次收紧,最终缓缓松开。似乎是放开了什么。

「但是!」

柱间拔高音量,对着斑的背影喊道:「总有一天我会将它再次系上的!」

「无论你回不回应,这是我的决定——我绝对不会放弃!」

斑睁大了眼,妖冶的眼眸很好的掩饰了那抹一闪而逝的诧异与了然。

她双眼一开阖,重回的纯澈墨黑中有一点连主人也未曾发现的笑意。

鸦火:尼煤啊又撩我妹!

泉奈:千手……果然是一群心机婊!

扉间:大哥啊……【面无表情的绝望.jpg】

桃华:无辜躺枪的我也是呵呵了。


=====

……此文棄療。

明明可以一句話帶過的拆小情侶為什麼我寫了幾千字

想die

我需要補充一點斑斑

评论(11)
热度(65)

© 於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