寡人有疾,懶癌末期
目前:
萌柱斑,六件套全吃
萌周葉、傘修,但立志做隻米蟲,只吃不產

关于

干了这杯酒就咱们就是一辈子的好兄弟!4

CP:柱X斑♀、扉X泉

【排雷】
性转有、重生有、原创角色有


鸦火对弟妹的交友状况进行了几天的合(S)理(T)关(K)心后,发现自己还是太甜了。需要担忧的不只有妹妹,还有弟弟。

鸦火默默注视着小辫子和小白毛凑在一起,嘀嘀咕咕的讨论拆CP大法,深深的郁卒了。

为什么要找那个小小年纪就一脸卑劣样的白毛合作?泉奈不爱哥哥了吗?告诉哥哥不好吗?保证指哪打哪要烤全熟就绝对不会有八分熟!看我看我!

盯——

然而泉奈是注定接收不到哥哥殷勤又热切的呼唤了。

「喂,白毛,你也不想看他们成天凑在一起吧?」

「你想怎么做?」

泉奈思索了一下。这阵子父亲因任务外出,还把路时留哥也稍上了——能让族长出马的任务啊,这报酬得有多丰厚,敌对势力肯定聘雇了千手,派出的十之八九是千手佛间。这样刚好可以减少知情者,不用担心父亲知道后姊姊会受罚。既然如此……

「我下次会带上鸦火哥。」至于正辉哥,父亲不在的时间都是他在处理族务,还是别打扰他了。

扉间想了一下,应道:「可以。」那么他就带上桃华吧。桃华从小被作为心腹来培养,忠诚度可以确保,年纪又比大哥长几岁,是最适合的人选了。

——最重要的是,大哥已经够不靠谱了,这件事绝对要压下去。万一流传出家族预定继承人和敌对家族的忍者互通这种丑闻,后果真是细思恐极。

「就这么说定了?」泉奈伸出小指。

扉间:? ? ? 「……要做什么?」

泉奈一脸“你是不是傻”的表情,「拉勾啊!」

「……」是我着相了。敢问贵更?

「难道你想反悔?!」泉奈见扉间迟迟不动作,怒气冲冲的问,然而再凶恶的表情放到那张包子脸上都显不出半点狰狞,只有说不出的萌。

千手扉间绝对不承认他被萌到了,伸出的手一瞬间就想戳上那气鼓鼓的脸颊,在半途上堪堪改道,面无表情的和宇智波泉奈拉了个勾。

宇智波果然是魔性的一族。


……原来上辈子的棒打鸳鸯是这样子操作出来的啊。他就想哪有这么巧合的事,两家连拆小情侣的日子都选在同一天。

以及我的弟弟真是太可爱了!给弟弟狂打call!

鸦火哥哥这次依然静静的坐在树杈上,面上八方不动颇有大将之风,实则内心戏特别多。

泉奈决定找哥哥求助了呢!果然弟弟还是爱我的~\(≧▽≦)/~~ ~\(≧▽≦)/~~

说起来泉奈选的时机也特别适合。太早痛不够,太晚拆不掉。

当然,这是站在鸦火的角度来说。要不是有经验他也想不到斑和对门的蘑菇头感情培养那么快,对泉奈来说,他大概以为是即时止损吧?

不过弟控这种生物是从不讲道理的。

所以哥哥内心的刷屏是这样的:弟弟最聪明了!和我特别有默契!

最妙的是此时宇智波田岛不在。这并不是他特意把父亲支开的结果,他也没那么大能量,哪怕靠着一部份的先知先觉也有太多不确定因素。

其实经过鸦火哥哥孜孜矻矻的努力后,两家目前的关系比较微妙,处于一种随时会被打破的平衡之中,杀死敌族的主家人员就是属于会打破平衡的那一挂。

而现下的平静还是比较喜人的,就算撞上千手佛间他也有把握那人不会冒着战争的风险出手,毕竟这段时间对两族来说都是重要的休生养息时间。

但是当然是不在最好啊!只要大人们不在就是他的主场了!牵扯进大人的事情和小孩子们间的事情可是有很大差别的呢!为了妹妹当然要尽量降低严重性啊!

除此之外,鸦火还有一些想法……

噫,总觉得妹妹会讨厌他怎么办QAQ


太阳自顾自地散发着热力,却不愿施舍一点怜悯来捎走溪水的寒意;溪水上的风吹冷了树叶的青,将尾翼化为利刃一刀刮去;落下的叶在空中无力的盘旋几圈坠跌,徒留渡不到彼岸的叹息。

天地无情,草木无心。

正是适合拆小情侣的好天气。

呸呸呸,好好的气氛都被破坏了。

鸦火看着妹妹还维持着投掷的姿势,被石子打落的正是他射向千手柱间的手里剑,只觉心肝脾肺都疼。

不过是瞄准肩膀而已!不过是回报咸猪手而已!一不致命二是出气妹妹竟然不向着他QAQ

而且那个千手有手有脚不能自己躲吗!哎嘿想想就气! !

难道真的是女大不由娘吗?不,他还能再抢救一下! ! !

思及此,他的语气淡了下来,「斑,你这是在做什么?」

「鸦火哥,柱间是我的朋友。」她抿着唇回道。斑今天一如往常的和柱间见面,却没想到身后还缀着自己的兄弟。

发现那道直指柱间的攻击时,斑的脑海一片空白,身体先一步作出了反应。不过她并不觉得哪里有错,保护朋友天经地义,不是吗?

鸦火明显对她的回答不满意,「朋友?你知道他是朋友,那你可知道他是个千手?」

斑的脸色微微一白,想来她也不是全无猜想的。

所以我妹妹这么聪明果然只是一时被外面的小妖精迷惑了!小妖精不得好死! !

鸦火再接再厉道,「私通敌族。斑,你知道这罪名一旦安下来,一切都将万劫不复吗?」

「举起武器,斑。杀了他。」

「纠正这个错误。」

斑低着头,拳头死死的攒紧。

这时千手•小妖精•柱间终于忍不住发话了:「为什么!不同家族就不能和平相处吗?为什么要固守这种无意义的敌对?这样的想法、这样的世道……是错误的! 」

「错误?这世界上就没有什么对与不对,只有强大与否。」鸦火刻薄道。

这些话句句敲打在斑的耳里,却字字痛在哥哥的心底啊!看到妹妹微红着眼眶又倔强的不肯落下半滴泪的模样,无药可救的妹控差点就想要好好好买买买要星星还是月亮了,然而鸦火还是守住了最后的节操线,继续出言讽刺。

也是不啻于往心口割肉了。

「斑,你还太弱了。弱小的连这份友谊都守不住。」从来没用那么重的语气对妹妹说话QAQ

「弱者没有能力维系感情,弱者没有资格谈论理想。微末的声音只能被世界的浪潮湮没。就如同现在,你必须斩断这份羁绊,也只能斩断。」我的心好痛QAQ

「归根究柢,错误的并不是世道。」会被妹妹讨厌的,一定会的QAQ

「弱小即有罪。」已经能想像妹妹用豆皮寿司都哄不回的未来了QAQ

……啊,打击过大,恢复不能。


评论(11)
热度(66)

© 於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