寡人有疾,懶癌末期
目前:
萌柱斑,六件套全吃
萌周葉、傘修,但立志做隻米蟲,只吃不產

关于

干了这杯酒就咱们就是一辈子的好兄弟!2

CP:柱X斑♀、扉X泉

【排雷】
性转有、重生有、原创角色有


宇智波斑当然不知道她哥哥暗戳戳的谋划着让她和升级大礼包相遇的时间提前并且还成功了,更不知道鸦火不只是个心机boy更是个STK老早把他们一举一动看在眼里了。

而她不知道的事还多著,例如她就没想到新认识的小伙伴都切磋过体术了竟然一直把她当男的。

……好吧,一般人都是和她切磋过了才突然不认识“女人”两个字。

不过男的女的斑倒也不是很介意,她甚至就觉得自己有一颗男人的心,因此这并不构成她追杀柱间的原因。

事实上她只是单纯手痒而已,想打就打,没什么特别的原因。

柱间:好冤QAQ

当然,作为一个从不看身后爆炸の耿直女子宇智波斑从来不解释,她直接扔下抱头苦思的柱间回家去了。

嗯,今天可是和泉奈约好了一起练习忍术呢,弟弟的鸽子绝对不能放!


女人是千万不能招惹的。

然而千手柱间顶着半个熊猫眼回家却依旧想不明白到底做错了什么。

(当然啊⊙v⊙他不知道自己招惹了女人嘛~)

唔,斑应该没有受伤,要是有的话他会干脆的承认。

而且柱间得说自己确实问的莽撞了,要是斑身上有伤口他不会闻不到血味。

那到底是为什么啊啊啊?千手柱间持续苦恼着。

没错,他依旧认为自己的小伙伴性别男,并诡异的坚信不移,白白错失了近在眼前的真相。

而且斑一看就是个宇智波嘛!宇智波=长的好看……嗯,没毛病!

等等,斑该不会发现我一开始就知道他是宇智波了吧!

仔细一想,斑的样子有点不太像因为他的问题生气,以宇智波的普遍思维,突然想清、突然发难……完全有可能啊!

要是他同时怀疑自己是千手……细思恐急。

啊啊啊斑会不会是想绝交了吧?不会是觉得被欺骗了吧?好不容易有一个志同道合的小伙伴怎么可以放手!不行,明天就去说明白!

……然而柱间下的决心并没什么卵用,隔天他就苦着脸去接待拜访千手的表妹了。

嘛,这是后话。现在的千手柱间正因为思考的太过专注而忘记治疗脸上的黑眼圈,恰巧被扉间瞧见了。

「大哥,你又做了什么?」扉间一开口就是这一句。唉,弟弟真是越长大越不可爱了,难道哥哥在他心目中就这么不值得信赖吗?

柱间内心诽腹表面打哈哈过去,「没什么没什么!撞到石头而已啦哈哈哈。」

扉间:「……」我信了你的邪,撞什么石头能撞出这种伤口,你瞎逼逼之前尊重一下职业好吗?

「大哥,说谎也要打草稿。」

「……扉间就不能偶尔装傻一下吗……好歹留一点兄长的尊严给我嘛……」柱间立马装消沉,还不忘顺便把左眼的大熊猫给消了。

扉间一脸冷漠。 「是大哥你太不靠谱了,会把弟弟的私房钱偷去赌博的家伙没有信用可言。」

「柱间大哥、扉间哥,你们怎么杵在门口啊?」半黑半白的脑袋探出来,是板间。

他看了缩在角落的黑色不明生物,了然道:「柱间大哥又消沉了啊,发生了什么事吗?」

「……扉间太老妈子了啦,根本不是什么大事。」不明物体慢吞吞地朝着板间的方向移动。

「这样啊。」年纪小的就是好忽悠,板间点了点头就没再多问。他有时候也觉得扉间哥有点,嗯,一点点的老妈子。

扉间:……

寒叶飘逸洒满我的脸,吾儿兄弟叛逆伤透我的心……

不过以为可以就此揭过了吗? NO!

千手扉间身为未来的黑科技聚聚,从小就有一颗探索真理的心,千手柱间想打插过去不是那么容易的事。

尤其有这么一个不省心的大哥,扉间不只操老妈子心和收拾烂摊子的业务水平直线上升,感知及跟踪技术也是甩的同龄层看不见车尾灯,不愧是需要促使进步。

所以下次就愉快的跟踪吧。扉间面无表情地做下决定。


泉奈觉得姊姊最近有点心不在焉。

不久前好像一直很高兴,这几天却有点闷闷不乐,就连和他对练的时候都分了一丝心神出去。

斑甚至因为没有控制好手里剑划伤了泉奈的手臂。

晴天霹雳!这对宇智波骨科而言简直是不可饶恕的罪过!要知道她平时教导泉奈时就算难免弄得灰头土脸,最多也就挫伤而已!

斑因为打击过大而没有发现,泉奈却早已从这些小细节上嗅出不寻常的味道。

姊姊似乎是从某天出门回来后才开始不对劲的。一开始心情很好,体术也大幅进步;后来忽然低落,同时减少外出……难道是、哪头猪拱了姊姊又想渣? !不可原谅! !绝对不允许! ! !

再说外头的小妖精有弟弟可爱吗?一定是属狐狸的! !

千手•狐狸精•柱间:喵喵喵? ? ?

哎嘿,觉得自己再也不是姊姊心目中的第一位了,好气唷。

决定了,他先去瞧瞧到底是哪个品种的狐狸精勾了姊姊,要是干的过就拆,干不过就找哥哥来拆。

#我有哥哥我任性#

然而泉奈还是把事情想得太简单了。

「斑!」柱间站在河的对岸狂挥手。

宇智波斑见状眉头松开。 「还是穿的这么土啊,柱间。」

她连几天没见到人还以为对方是知道自己是女的才故意避而不见,还生了一阵子闷气,现在看来似乎不是?

「…我眼光真的不行吗……明明都特意换一件了……」消沉。

「……你不会是装的吧?」上当这么多次,斑也有点怀疑了。

「……啊,斑竟然不相信我……一定是我太惹人厌了吧……」柱间的背景板又阴暗了几分。

「你这家伙这个毛病怎么就改不掉!我信你总行吧!」斑越过河岸睨着柱间,眼神中却带着一丝心虚。

难道真的是她太过分了?

「斑果然最温柔了!」柱间虎扑抱住斑的腰。

「你在干什么啊快放手!」

「不放不放!」

挣扎的后果是两人滚作一团——果然同情心都是没有必要的东西!


啊啊啊他怎么可以抱姊姊的腰他怎么可以埋进姊姊的怀里他怎么敢! ! !

泉奈的小辫子飞舞的堪比蛇发女妖,也是很生气了。

#天凉了,是时候烤咸猪了! ! ! #

最终泉奈堪堪没有让另一边的柱斑发现异常,天知道他用尽了全部理智才控制住想结印的手。

不过他们没有发现不代表别人没有发现。

刚刚一瞬间泉奈感知到了另一个人的存在,他侧过头,发现了一撮与周围格格不入的白毛。与此同时,白毛动了动。

黑瞳对上了红眸。

「『……』」


评论(15)
热度(66)

© 於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