寡人有疾,懶癌末期
目前:
萌柱斑,六件套全吃
萌周葉、傘修,但立志做隻米蟲,只吃不產

关于

干了这杯酒就咱们就是一辈子的好兄弟!1

蜜汁心虚,滚来开坑

【简介】
当宇智波家的哥哥们俱在,身为相方的千手就要倒楣了
问:该如何绕过大舅子们迎娶挚友? !
答:不用想了,狗带吧:)

CP:柱X斑♀、扉X泉

【排雷】
性转有、重生有、原创角色有


忍界豪族宇智波的族长,宇智波田岛育有五子。

长子宇智波正辉、次子宇智波鸦火、三子宇智波路时留、长女宇智波斑、以及么子宇智波泉奈。

在这样的世态下,有五个孩子不稀奇,稀奇的是这五个孩子无一夭折。

虽然现在的他们尚且年少,未来如何还不好说,但在这种烽火年代,并且生为忍者阶级,多的是未满十岁就早早殒落的稚儿,能够活到现在绝非侥幸。

不过在这五个孩子之中,最有天赋的不是被当作族长培养的宇智波正辉、不是早早开始接触族务的宇智波鸦火、更不是其余的两个儿子,而是嫡支大草丛中的唯一一点红——宇智波斑。

体术吊打同龄族人,大部分忍术都是一学就会,就算还没开眼也足够令人惊艳。

只是十岁还没开眼确实是有点让人着急了。哪怕可以归咎于心态好,这也是很不利的。

毕竟介于幼童和少年的时候才是最适合开眼的年纪,一旦过了就很难因为被蟑螂吓或是点心被偷吃或是谁谁谁拱了兄姊之类的原因开眼了,错过easy模式的后果可能就是直接跳到地狱级别难度。

不过斑不在意。对于各种言论她一直是管他去死,她家人都没意见了哪还轮得到外人指手画脚。

宇智波斑有种莫名的自信,无论如何她终将一览顶峰的风景,而旁人的评价不过是路途中连阻碍都称不上的尘埃罢了。

反正她不能撕了每个人的嘴,同样,那些闲杂人等的碎嘴也不能改变他们连“区区一个女人”都不如——喔,并不能全算闲杂人等,毕竟还是有不少被她教做人的可怜同辈,总要为他们受创的心灵找出口。

——别说,还真有那么些个受不了自己被一个“年纪比自己小”并且“没开眼”的“女忍”揍出写轮眼的小宇智波。

宇智波斑完全不辜负她生来张扬锐利的外貌,揍起人来那是一等一的狠,和她生在同一世代简直是倒了八辈子的血霉,从小就得面对别人家孩子的身心双重打击,最多只能拿她到现在还没开眼来作作文章了。

然而他们再作也打不赢,so sad

久而久之,除了家里人经没有谁能把她当女人看了,尽管她确实生得一副好相貌。

不过也是有些人连她的性别都没搞清楚,例如她在南贺川新认识的朋友。

「咦、斑你胸前怎么缠着绷带?你受伤了?」柱间从俯视角度隐隐约约可以看见一点白色。

斑低下头,「……」妈的智障。

「唉哟!为什么打我啊QAQ」

「……打的就是你!不准跑!」

「才不要啊!我明明什么都没做!」


柱间与斑不知道的是,他们的两小无猜青春剧稍微把覆盖范围扩展到附近的树丛就可以顺利转型妹妹的观察日记。

躲在暗处的宇智波鸦火看着那个蘑菇千手调戏妹妹(←装个鬼消沉喔)、吃妹妹豆腐(←切磋你手碰哪里呢)、竟然还死不认错(←我妹妹这么可爱你竟然不站着挨打)!

气成红眼杀人兔可惜只能憋着的鸦火哥哥表情是这样的→(╬ಠ益ಠ)

无处发泄,只想撕人。

柱间:? ? ?好像有点冷⊙v⊙

冷静,必须冷静。那可是妹妹的写轮眼升级包,不能搞掉。

鸦火哥哥选择遗忘自己不见得打得赢的事实。


宇智波鸦火是族长家早熟的次子,然而事实上他已经是二周目重刷了。

如果是无缝衔接式的重生他当然不可能知道宇智波斑是怎么个开眼法,所以真相当然没有这么简单啦。

这还要从很早以前说起。他们家每个兄弟出生母亲都会绣一条帕子,虽然嘴上抱怨这东西娘们兮兮的,每个人还是随身带着。

鸦火死的比另外两个兄弟晚,却比他们惨。连尸体都找不到,只余下一条绣着樱草的小小手帕证明他的存在痕迹。

不过幸运的是那条手帕并没有从此不见天日,而是在母亲死于产后血崩后,作为把手帕留给泉奈的替代品被斑随身系带。

而鸦火就是在某次干架柱间的血溅上帕子后发现自己似乎成了阿飘,活动范围受限于帕子的那种。

在此之前他也有零零碎碎的记忆,但直到那时他才真正的“醒了”。

原理不怎么明白,应该是帕子上同时沾染了弟弟和隔壁千手的血吧?毕竟都是始祖转世,凑在一起搞不好就起了点化学反应呢。

如果猜测正确,鸦火是该承千手柱间这份人情的。

他的内心仿佛日了狗。

在旁观了自家弟弟是怎么被孤立怎么诈死怎么实现理想之后鸦火哥哥已经成了雷打不动的柱黑。

可惜他就真的只是名符其实的阿飘,只能干瞪眼,什么也做不了。

不过他从另一种意义上可以说活的比斑久,于是在弟弟入土后他就继续看着某个贤二后辈报社作死STK。

不得不说弟弟看好的后生虽然日常精分还毁坏弟弟形象,政治力意外的是扛扛的,真是受教了。

从弟弟不在后鸦火的行动范围就没了限制,虽然时不时要“睡”上那么一阵,也是围观了不少大(基)戏(情)。

然后就一路围观到了四战。

过程不想多提,比吞苍蝇还恶心,反正在一切回归尘土的时候,他终于感觉到自己时间到了。

然后眼睛一睁就发现自己回到了过去。

一开始当然是兢兢业业一边扮小孩一边试图改变。

五岁不满的奶娃娃的话谁听?这结果可想而知。

于是鸦火干脆向父亲摊牌,总归他就这么一个爹不信他信谁。

成果是好的,具体参详他的两个活跳跳的兄弟以及近年和千手趋于缓和的关系……虽然他的摊牌好像有点用力过猛,一不小心就把弟弟搞成了妹妹OTZ

心情太复杂,不知道该作何感想。

言归正传,一旦知道千手和宇智波打生打死背后有个千年老妖在蹦跶,很多事就有了合理解释,毕竟战场一直是最容易产生激烈感情的地方。

尽管鸦火哥哥还是有点不能理解。一般来说,如果是想升级写轮眼,只要多养几个孩子,等目标年纪稍大培养出深厚感情,就每隔几年干掉一个兄弟,要是下手的是目标重视的人更好,搞不好一次还能升个两级,顺便束个下不了手的强敌,完美。

而且如果这时千手和宇智波感情融洽,还能获得阳之力继承人的友情Buff,搞不好早早就弄出了轮回眼,这时再挑起战争无限月读毁灭世界岂不更轻松?

说起来鸦火也是有些可惜的,正辉哥、路时留和他都死的太早了,那时候的斑还太小太懵懂,泉奈根本还没出生,否则能让弟弟为他开眼,哪怕是死也无比幸福……所以果然是黑绝的脑回路太清奇的错,不然斑怎么会是分手开眼!

——不不不,一般人绝对不会思考怎么毁灭世界或死在弟弟面前。这锅不能背!

黑绝是暂时拿他没辙了,不过现在是敌明我暗,迟早要把他的脸按在地上摩擦。鸦火阴测测的想着。

嘛,现在说这些还太遥远了。眼下必须关注的是……日哦那个不要脸的千手,我妹妹的腰是你能挠的吗? !再这样下去真的要压抑不住洪荒之力了喔喔喔!

「……啊咧?斑你有没有感觉刚刚吹过来的风有点冷?」

「先从我身上下来啊混蛋!」

……哼,等着。我妹妹受的委屈迟早要讨回来。


评论(20)
热度(102)

© 於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