寡人有疾,懶癌末期
目前:
萌柱斑,六件套全吃
萌周葉、傘修,但立志做隻米蟲,只吃不產

关于

論傻白甜拯救世界的可能性【三五】

 灣家繁體注意,簡體請戳晉江or柱斑吧

雷點之一:原創女主

雷點之二:抬頭看標題

※正文完結=v=


三五、


九尾在森林中疾馳。

 

現在的他只比一般狐狸大上一圈,背上還繫著襁褓,超越一般人肉眼的速度並沒有傷到她分毫,封印術牢牢地保護著她。

 

當村子終於入目所及,九喇嘛倒先看到了幾個老夥計——二尾和三尾正在村子的不同地方發瘋,看那個樣子多半是有人故意刺激。

 

九喇嘛身為在深山老林一窩千年的尾獸或許沒常識,但絕對不是沒智商,這一看就知道是遇襲了。他當機立斷的找個能主事的。

 

於是當泉奈準備一個人去懟二尾的時候,感知到了一股熟悉又陌生的查克拉。

 

「……九尾?你背上那是什麼?」不得不說一隻紅狐身上還背著一個布包,這樣的組合實在很顯眼,讓人不由得把視線移到上頭。

 

「斑讓我帶回來的。崽子先天不足,需要治療。」泉奈定睛一看,赫然是一個剛出世的小嬰兒。

 

泉奈不知道這個嬰兒有什麼特別之處讓哥哥另眼相待,不過……「現在的情況有點緊急,先和我上吧。」轉頭他就把嬰兒塞進部下手裡,「帶給醫忍,出了什麼問題我唯你是問。」

 

「……是。」部下手微微顫了一下,應諾。

 

「對了,崽子是斑的。」九尾懶洋洋的補充。

 

「什——你什麼意思?!」泉奈一雙眼都瞪成了萬花筒。

 

「字面意思。」

 

泉奈把頭一扭,對著部下說道:「尼桑的孩子絕對不能出事——知道了嗎?」那雙萬花筒蘊含著赤裸裸的威脅。

 

部下的手又抖了一下,更加鄭重地應道:「是。」

 

泉奈仍然有點放不下心,不過這時也容不下他把注意力放在這件事情上。

 

「既然如此,速戰速決吧。」

 

「要上了喔,九喇嘛?」

 

火狐的身形倏然脹大,纖瘦的人影一躍而上,截然不同的兩雙眸中流轉著一樣的腥紅瞳光。

 

 

 

 

經過醫忍之手後,嬰兒的情況有所好轉,不過對於先天不足的症狀,醫療忍術能做的其實很有限,這孩子需要的是長周期的持續性照護。

 

由於尾獸肆虐造成的大量傷員,醫院大部分的人手都被抽調離開。於是當一團黑坨坨潛入的時候,竟然無人發現。

 

來者何人看來已是很明顯了,他的目的自然是那名融合了陰陽之力的孩子——同時擁有這兩種力量,繼承了雙親血脈的她在某種意義上或許是比宇智波斑更有希望獲得輪迴眼的存在,不,應該說哪怕無法覺醒,這個孩子都是最適合、最好控制的輪迴眼容器——她光是出身就值得所有陰謀者前仆後繼,更何況是致力於復活輝夜的他?

 

孩子被悄聲無息地帶走,當被發現時,一切都太遲了。村子正處於混亂,尾獸尚未制服,根本不可能派出人手追緝,而這段時間已足夠他遁走。

 

容易、太容易了。懷中的孩子尚不知自己的處境,安然的酣睡,可能造成的阻礙現在正無暇他顧,村子的警備力量甚至起不了多少作用,他輕而易舉的遁入森林。

 

或許是尾獸的一聲嘶吼驚擾了她,熟睡的孩子終於不安穩的睜開眼,就一眼,讓他瞬間陷入了狂喜。那是一雙淡紫的、漣漪般紋路的、他夢寐以求的輪迴眼!

 

然而他的喜悅沒能持續太久,眼睛的主人似乎感受到了情境的不對,不安地扭動了幾下,隨後,放聲大哭。

 

————!!

 

一股強勁的引力逼迫他鬆開手,被抱住的嬰兒卻沒有掉落,而是浮在半空中猶自哭泣,四周的植物再也抓附不住大地,土石凌空而起,把他團團裹住,囚困在其中動彈不得。

 

當柱斑趕回木葉被此處的異狀吸引過來的時候,看見的就是這幅場景。

 

黑絕永遠料不到,他謀畫了千百年的陰謀,最終會毀在一個未滿周歲的嬰孩身上。

 

 

 

 

輪迴眼和木遁,尾獸的兩大剋星回歸後,這場騷亂很快平息。斑藉此展示了輪迴眼的全新力量,徹底抹平村外不久前的異相。

 

村子進入了重建時期,柱間身為專業造房也只能苦哈哈的投入工作,連個育嬰假都沒有;而斑,把自家閨女的輪迴眼暫時封印後,便召集族人開始深扒那團黑漆漆的東西,這一挖就挖出了不少東西。例如千手和宇智波祖上是兄弟,例如兩家關係會像如今勢如水火很大成分有這玩意兒在挑撥,例如無限月讀根本是為了復活輝夜的騙局……

 

解讀到後來,斑的臉色可以說是越來越黑,連帶地加快了眾宇智波的工作效率。

 

這些消息有的被封藏,有的被公開,千百年之長的記憶解讀起來簡直人幹事,一直到千手扉間處理完五影大會的爛攤子回村後都尚未結束。

 

最終被壓榨完利用價值的黑漆漆就榮獲了通往千手扉間主導實驗室單程票一張。

 

至於泉奈,一開始他沒發現什麼問題,然而當他知道自家侄女是從哥哥的肚子裡蹦出來,血緣上的另一個父親叫做千手柱間,而哥哥竟然沒有再打出一座終結谷之後,哪怕再遲鈍都該發現自己從頭到尾都懟錯人了,更何況泉奈絕對稱不上遲鈍。

 

意識到危機之後泉奈採取了懷柔政策,一方面把哥哥所有工作之外的空餘時間都佔走,一方面明裡暗裡的提起兩家定的婚約,打聽哥哥有沒有什麼看順眼的千手家女子。

 

如果前者讓柱間只能苦笑,後者就是讓他不得不提防了。

 

他終於下定決心和斑單獨談談。或許不提他們就能一直保持著友達以上戀人未滿的關係,但是他不甘心於這樣的距離。況且,如果不說出口誰知道結局是好是壞呢?

 

最重要的是,他隱隱能感覺到,這份感情或許不只是單箭頭。

 

柱間難得的找到一個泉奈不在斑身邊的日子。他去了宇智波宅邸和斑常光顧的壽司店都沒有見到人,最後他走到了影岩的那面山涯,才找到了那抹一身玄色衣裳的背影。

 

「斑。」他喚道。

 

前方的人影回過頭,「怎麼來了?」

 

「來找你的。」柱間笑著走向他。

 

「是嗎。」斑應了聲,沒有接話。

 

柱間把視線轉向並肩人,從髮梢到指尖,陽光輕筆勾勒出他的輪廓,卻攀沿不上那雙黝黑的瞳眸。

 

柱間沉默了下,還是說道:「是關於兩族聯姻的事。」斑一直是坦率的,然而有時他卻仍舊看不透那雙眼眸究竟傳達了什麼,就像現在,那對瞳孔中映出的清淺倒影,他不確定是否把自己烙進了他心底。

 

「怎麼一個兩個都管我問這件事。」柱間知道他指的還有泉奈,斑說道:「如果看上了哪家的直接上門提親就行,我不會插手。」

 

「不是這樣的,斑。」柱間的喉結滾動了一下,說道:「你當初承諾讓一名三勾玉的宇智波嫁給我,並且不封血繼。但是……」

 

「你有哪裡不滿?」斑挑眉。

 

柱間愣了一下,旋即笑道,「我確實有所不滿,或許是我太貪心了吧?但是我喜歡的宇智波獨一無二。」

 

「我不需要他嫁入千手,也不需要他改姓,更不需要他為我退居幕後,我……」柱間把掌心探向另一個人的手,沒有被甩開,「因為我捨不得他受委屈,哪怕他並不需要我的守護。我希望他永遠恣意張揚,希望他的一生無悔無恨,卻更希望陪他度過一生的人是我。」

 

「斑,我們結婚吧。」他終於說出了內心最深處的渴望,旋即像是等待審判的囚徒一瞬不瞬的凝視著斑。

 

然後,他等到了一片柔軟從唇舌間化開。

 

在交吻中早已不分你我的津液是他們糾纏了半生的命運,在這一瞬間都化作繾綣柔情。

 

「看在你那麼有誠意的份上……」


「我就收下你的彩禮吧。」

 

他們之間或許還會有爭執,有分歧,然而一條姻緣線將他們牽成了彼此最緊密的羈絆,從此只應:願得一人心,白首不相離。

 

=============================================

剩番外,你們提的我不一定寫,不提的我一定不寫=v=

评论(16)
热度(19)
  1. 云雾缭绕於林 转载了此文字

© 於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