寡人有疾,懶癌末期
目前:
萌柱斑,六件套全吃
萌周葉、傘修,但立志做隻米蟲,只吃不產

关于

論傻白甜拯救世界的可能性【三三】

灣家繁體注意,簡體請戳晉江or柱斑吧

雷點之一:原創女主

雷點之二:抬頭看標題


三三、

 

千手柱間心情不是很好。

 

在他提出召開五影大會分發尾獸的提議,就做好會有不少人反對的準備,事實也確是如此。

 

最大的反彈卻是來自於他的摯友。

 

他可以說服千手,可以說服宇智波;可以說服扉間,甚至可以說服泉奈,卻說服不了宇智波斑,因為他們都是同樣固執的人。

 

柱間以為他和斑可以一直並肩而行,直到現在才發現——不,或許是不願意察覺——他們已走在兩條漸行漸遠的岔路上。千手柱間宣揚分權制衡,宇智波斑卻主張天下歸一,他們的路或許部分重疊,最終將背道而馳——如果真的走到了那一步,他們會迎向什麼樣的結局?

 

柱間幾次寄書,試圖讓斑同意他的看法,斑也一次次回信,卻從來不肯服軟,這令柱間倍感沮喪,卻也無可奈何。

 

今夜的天氣清朗,廣袤的天空就如一潭黑水,月光溶溶的在夜色中浮沉,習習涼風吹散了空氣中殘餘的一絲餘熱,卻吹不散他的鬱悶。

 

柱間踏進了一間居酒屋,這個時辰還開著的店家不多,客人也不多,總歸還是有一兩個的,而今天除了他以外的唯一客人分外的眼熟。

 

「椿?妳怎麼在這裡?」

 

「唷,這不是柱間大人嗎?我還不知道這裡我不能來了呢?」“柱間大人”這樣的敬稱她不常說,也許是心態使然,這四個字從她嘴裡吐出來實在聽不出幾分敬意,反倒有些說不出來的戲謔。

 

「妳當然可以來,只是這個時間從沒見過妳,有點驚訝。」柱間看了一下她身邊的酒罈子,心裡默算,多半是醉了,還醉的不輕。

 

「扉間大人的三人小組制出來,阿梓想倒貼宇智波,家裡正亂著呢。」千手椿聳聳肩,「我這個添亂的就被趕出來了。」

 

「你父親不答應?」柱間倒了一杯酒,喝了起來。

 

「不,是我媽不同意。」

 

「千手松蘿?她不是親宇智波派的嗎?」這就有點令人驚訝了。

 

「家家有本難念的經唄。誰知道?」千手椿的反應倒是不怎麼激烈,「她也有自己的考慮吧。」

 

「是嗎。」

 

「倒是柱間大人啊,才是一臉失意人的模樣吧?」或許是酒活了膽,她連平常憋在心裡的吐槽都說出來了。

 

「很明顯嗎?」柱間也不怎麼介意,只是摸了摸臉。

 

「當然啦,就像歡天喜地的去送婚戒卻看到男友劈腿的臉。」

 

「……」這什麼破形容。

 

「不過其實也不是很貼切,畢竟這裡只有單身狗。」

 

「……」膝蓋中箭。

 

「所以是發生了什麼事嗎?說出來讓我高興高興唄。」

 

「……」

 

「哎,不能說?不能說我就不問了。」

 

「……其實也不是什麼秘密。」或許是有些話不吐不快,也可能是今夜的氛圍格外適合傾訴,柱間將他和斑理念上的不合與矛盾娓娓道來。

 

……

 

「所以就是你們還沒談上就要崩了?」千手椿簡明扼要的總結……好吧,是她只聽懂這些。什麼理念啊政策的對她這種從未點亮政治力的平民小百姓太遙遠了。「不過只用信紙談難怪要崩,幾封信哪比得上真人站在面前。如果按照話本的套路,接下來就是一連串的誤會和不得已,最終展開相愛相殺模式。」

 

柱間啼笑皆非,「那照妳這個說法,我們的故事恐怕在結盟後就結束了,這才是標準的話本式圓滿結局吧?……對了,妳很早以前,就是在南賀川同時遇到我和斑的時候,說的故事似乎也是這類結局,男女主角一起完成了夢想,建立了屬於他們的城邦……這是斑和我提起的。」說完後他嘆了口氣,不知是在為何嘆息。

 

千手椿卻沒回應,盯著柱間,良久才說道:「……不對,這不是結束。」

 

「那個故事還有後續,我那時沒告訴斑。」她道,「男女主角雖然帶領著家族建了城,兩家的地位卻不平等,因為女主的家族在結盟之前早已落了下風。」

 

「女主有個妹妹,一直全心輔佐著姊姊,卻遭到族內叛徒所害,她自覺自己的留下只會令姊姊陷入困境,於是毅然自盡,並在臨死前祈求姊姊不要相信敵對家族的甜言蜜語。」

 

「女主幾番掙扎,最終還是決定接受和談。女主的族人卻無法諒解,甚至認為女主的妹妹是她密謀陷害,只因她的妹妹是家族中最堅定的主戰派。」

 

「女主深懷愧疚,並不否認這樣的說法,只是暗地裡繼續調查妹妹的死,最終發現主謀是男主的弟弟。」

 

「女主震驚而不可原諒,和談當天將劍尖抵著男主弟弟的脖子,要求在條約上加上他的命。」

 

「男主自然不可能眼睜睜看著弟弟喪命,卻也不願傷害女主,於是他說,願以命代之。」

 

「女主為之動容,最終放棄了復仇。然而,這並不是結束。」

 

「他們建立的城邦並不是理想鄉,家族的勢弱被族人們歸咎到女主身上,更糟糕的是城中的人們排斥她、厭惡她、甚至畏懼她,男主卻出於各種原因,未伸出援手——他不再只是當初和女主一起許下願望的單純少年,更是一族之長、一城之主。」

 

「女主看見了黑暗在孳生,她試圖說服其他人,然而無人理會,他們早已沉浸在和平的美夢中,包括男主。」

 

「女主毅然離城,在暗中聚集勢力,並試圖讓一切在毀滅之中重生——她沒有成功,男主阻止了她,用一把從背後貫穿胸口的刀。」

 

「男主成了被人歌頌的英雄,卻在不久後隨之死去;女主則是被世人唾棄的罪惡源頭,背負了永世罵名。而他們共同建立的城邦在不明處孳生著罪孽,終將成為戰火的開端。」

 

「……這才是故事的真正結局。」

 

柱間徹底被這一點也不話本的結局給鎮住了,久久不能言語。

 

不盡相同的境遇,他卻從中窺見了一絲未來的脈絡,這樣的猜測令他不得不顫慄。

 

當他試圖問得更清時,卻聽哐的一聲,旁邊那個大醉鬼已經把臉埋進酒盞裡,呼呼大睡。

 

「……」一瞬間覺得她是在暗示什麼的一定是錯覺!

 

 

 

 

----------------------------------------------------------------------------

請把這個當作我的迴光返照吧......_(ˊཀ`、」 ∠)_

评论(4)
热度(23)
  1. 云雾缭绕於林 转载了此文字

© 於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