寡人有疾,懶癌末期
目前:
萌柱斑,六件套全吃
萌周葉、傘修,但立志做隻米蟲,只吃不產

关于

論傻白甜拯救世界的可能性【三二】

灣家繁體注意,簡體請戳晉江or柱斑吧

雷點之一:原創女主

雷點之二:抬頭看標題


三二、

 

大概是懷胎氣不順,宇智波斑可說是脾氣見長,搞的九尾是叫苦不迭,只望他趕快找到自家兄弟,大家有難一起擔。

 

原本他們先找的四尾,不過半路上木葉情報部卻捎來五尾的消息,距離還更近。

 

消息還挺靠譜,五尾還真在那裡,順便附贈六尾一隻。

 

其實原本也說不上大事。斑的戰鬥力本來就輾壓尾獸,揣包子並不能阻礙他日天,更何況還有一隻九喇嘛。

 

於是須左開威裝,高達懟尾獸,凹凸曼大戰小怪獸的既視感不要太重……好吧,兩隻怪獸大概是被壓著打。

 

不過命運就是個小賤人,當一切都太過於順利時,總忍不住給你添堵。一陣毫無預警的劇痛自腹部傳來,斑一時漏了破綻。

 

六尾也很是機警,立刻就襲了上來,斑不得已之下強行控制第二隻尾獸,永恆萬花筒瞬間不堪負荷的蜿蜒出血淚,卻也讓他奪回了主動權。然而斑顧忌著尚未降世的小生命,放不開手腳,尾獸卻明顯不是隨意就能應付的對手,他只能拚著透支瞳力盡可能速戰速決。

 

血輪眼愈轉愈快,在一瞬間達成了質變,歛盡了腥紅,定格在恍若漣漪擴散的淡紫上。原來是體內的陰之力以及陽之力終於達成了平衡,在那一刻,以眼為支點,構成了全新的迴圈!

 

斑不清楚確切發生了什麼,但他能感受到身體的變化,並在那關鍵的一剎那,全面壓制!

 

待兩隻尾獸都被封進木遁卷軸後,斑的查克拉已經所剩不多了,輪迴眼雖然強大,卻需要以巨量的查克拉支撐。腹中的胎兒一直不是很安分,斑卻很冷靜。

 

「九喇嘛,找個隱蔽的地方。」

 

 

 

 

當斑被帶進洞穴時,後背已經是冷汗涔涔了。他的腳步很穩,蒼白的臉色卻透露了狀態並不怎麼樂觀,這恐怕是他出村以來最狼狽的一刻了。

 

「喂喂,你還好吧?」就算九喇嘛沒什麼常識也知道,懷孕除了臨盆的時候,出現劇痛都稱不上是什麼好消息。

 

「用不著擔心。」斑著手卸下鎧甲,又從封印卷軸中拿出一應的止血藥物、包紮物品,其中還有一把銳利的薄刃。

 

九尾看他這個架勢,有了猜測,「你不會是要剖腹吧?這樣實在太冒險了。」

 

斑哼笑一聲,「難道要花個十天半個月回到木葉,或是在敵人的勢力範圍求醫,才不算冒險?」

 

九尾頓時默了。

 

其實斑也知道,按這個月分來算,現在就取出胎兒是很冒險的行為,這個小生命很可能就此折翼,哪怕他的體內也有陰之力與陽之力平衡。「不過陰陽遁的造物或許有所不同,賭也就賭了。如果真的活不下來……就是他的命。」最後一句話顯得異常冷酷。

 

「你只要守好門就行了。」

 

斑開始摸索著肚皮,在腦中模擬著下刀的深淺。他不是醫忍,更不可能有多少婦科的專業知識,一切只能靠長年殺戮帶來的直覺與經驗來判斷,說實在還是很沒譜的,不過這種時候也就只能硬著頭皮上了。

 

斑下刀的手很穩,穏到不像在切自己的肉,然而動作就沒辦法這麼俐落了。要避免傷到胎兒,他的力道只能淺,不能深,萬幸最終還是平安取出了,就是雙方看起來都不是那麼平安。

 

斑把一直配戴的項鍊解下,貼在孩子身上捏碎,看著她的情況明顯好轉,並且發出了降世以來第一次哭泣,斑面色這才緩轉。

 

不過查克拉項鍊並非萬能,這個孩子需要更精密的照護。

 

他給自己做了簡易處理後,呼喚道:「九喇嘛。」

 

斑給孩子施了個幻術安撫入眠,清理乾淨,用布裹好,在弄上安全措施。做完這一系列動作後,把孩子交給九尾,「把她帶回木葉。」

 

九尾沒有立刻啟程,反倒看向斑,「你要留在這裡?」說實在的,哪怕是大名鼎鼎的忍界修羅,在查克拉不足又受了重傷的情況下,戰鬥力也不會樂觀到哪裡去。

 

斑哼笑了一聲,「你太小看我了。」

 

九尾生動地翻了個白眼,「好心當作驢肝肺。」

 

「等等。」斑又道,卻不是改變了主意,而是從兜裡拿出兩個卷軸,木遁卷軸。「這個也順便帶走吧。」

 

「記得縮小一點,可別平白給人當了靶子。」

 

「要求真多……知道了知道了。」

 

 

 

 

木葉在蒐集尾獸的消息早已不是秘密,各大忍村聞風而動,也試圖給木葉施壓,不過在貴族作壁上觀的情況下,收效微乎其微。

 

貴族方面沒有攙和的意願是很自然的,忍者在他們眼中只是工具,只是武裝力量,這是從故至今流傳下來的觀念,早已根深柢固。身為金字塔的頂端,貴族不屑於去瞭解忍者,畢竟沒有人在乎工具做了什麼,只要他們依然可以利用就成。

 

在尾獸收集方面也是如此。尾獸對他們來說只是遙不可及的傳說,哪怕那每一隻幾乎都有近乎忍界頂峰的力量,只因他們對強者的力量並沒有直觀的認識,應該說沒有命有。對1而言,一千和一萬並沒有什麼差別,普通人也同樣很難理解一隻尾獸可以對戰局造成的龐大影響。

 

然而當木葉的尾獸增多之後,這就不好說了。就算不知道炸彈爆炸後會波及多大範圍,也不會有人想在自家後院埋炸彈。

 

其他忍村的聲討木葉可以不當一回事,畢竟在忍界弱肉強食即是真理,大名一發話木葉就不得不重視了,畢竟木葉屬於火之國,得的更是火之國貴族的資助。

 

為了不徹底撕破臉,這個五影大會勢必得提早開了。

 

除了千手柱間這個影,隨行人員還有千手扉間。照道理來說,如此鄭重的談判不該只由千手負責,然而千手扉間和宇智波泉奈不派一個出來,柱間能把木葉給賣了。最重要的是村裡現在還看管著不少尾獸,隨便一個失控發瘋千手扉間根本不頂用,泉奈好歹還有萬花筒。對於著個決策宇智波泉奈自然不是那麼滿意,不過別無他法,至少他知道在分發尾獸上千手扉間和他站在同一陣線就夠了。

 

木葉的兩大強者離村,再加上千手二當家和村子部分菁英隨行,木葉的防衛力量降至有史以來最低,不過這就不是火影眾的管轄範圍了。

 

千手柱間卻有點心緒不寧。

 

無以名狀的焦慮感像樹根一樣在他心底盤繞、牢纏。

 

忍者的直覺是不能輕忽的,這是他們用一生的鮮血與戰火淬煉而成,最不講道理,卻也最為可靠。

 

他不知為何想起了一件事,一件發生在斑離村捕捉尾獸時的事。

 

 

 

 

 

----------------------------------------------------------------------------

卡到看不見完結的曙光,想die_(ˊཀ`、」 ∠)_

评论(2)
热度(19)

© 於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