寡人有疾,懶癌末期
目前:
萌柱斑,六件套全吃
萌周葉、傘修,但立志做隻米蟲,只吃不產

关于

一言不合就性轉

01:一言不合就性轉

02:接續那個性轉梗

03:泉奈:胸不平何以平天下

04:扉間:乳不巨何以聚人心



今天沒吃藥=v=


木叶自从建成之后,大事不少,小事不断。不是村东冒出了一架高达,就是村西冒出了一只木龙,再不然就是飞雷神和万花筒天天追着对砍,总归离不开创设组那档子破事。

最近村民们闲话家常时的热门八卦就是:听说村长对族长展开了猛烈追求? !

当然,他们关心的重点是,原来他俩还没搞在一起?

村民天天都在追踪进度,村长天天都在刷新下限。然并卵,族长的态度依旧不咸不淡。

这大概就是朋友卡发太多的锅,呵呵。

之前作的死,现在跪着也得作完。


不过千手柱间是因为这点小挫折就放弃的人吗?必须不可能。

追求漂亮宇智波的要点:不要脸,以及持续的不要脸。不撞南墙心不死,不追到手头不回!

毕竟他可是忍♂界之神啊!

……请不要加哲学符号,谢谢。


追求心上人时,必须拥有敏锐的好感度雷达,绝不放过任何可以献殷勤的机会。

卧薪尝胆、定期上供、晨昏定省、彩衣娱亲、五子哭墓!不做不会怎样,做了很不一样! (好像哪里不对?)

就像是现在斑斑的家已经随便他进出啦,家忍都不拦了呢! (族长,我们已经尽力了,是敌人太强大……)


宇智波•族长宅邸——

几名家忍睁着写轮眼、死死盯着和整个团扇家画风完全不合的黑长直阳光生物。

千手柱间则像个没事人般,光明正大的从正门入,完全无视了一道道死亡光波。哪怕眼神可以化成刀子,恐怕也戳不烂他的厚脸皮。

哈哈哈,今天的兔子眼们还是这么热情!


没有在书房看见斑,柱间很惊讶。

论起床时间,斑不一定起的最早的,但肯定比柱间早。

他兜进了卧室,看见了缩在被窝里的斑。

「斑,你怎么了?」

斑闻声,回过头,脸上一抹不正常的潮红,「柱间……」

柱间蹙起眉,把额头贴上去,「好烫,你发烧了。」

斑懒洋洋的瞥了他一眼,轻哼一声充作回应。

「没见到泉奈啊……」柱间环视了一圈,又问:「吃过了吗?」

摇头。

「就算生病了也该好好吃饭。」柱间起身,「我去给你熬粥吧。」医疗忍术虽然神奇,却也有无能为力的地方,这种时候他能做的就只有这个了。

「不必……」斑用沙哑的嗓音制止,「泉奈已经去了。」

说人人到,轻巧的脚步声由远而近,然后,拉门——

「死千手给我离哥哥远一点!」


于是柱间就被“请”出了宇智波族地。

——泉奈还是这么有活力!就是太黏哥哥了,我也好想待在斑斑身边啊。

然而事实是他只能留在办公室批(mo)文(yu)件。


于是扉间把办公地点暂时改到了火影办公室,为了镇住自家大哥。

——扉间真是一点也不可爱,好想要泉奈那种不坑哥哥的好弟弟啊。

扉间:呵呵,你先把你的坑弟行为细数一遍再来跟我逼逼。

——这能哪算坑弟呢?我这是为了让弟弟能扛住未来更猛烈的风雨啊,扉间一点也不了解我的用心良苦ಠ_ಠ

扉间:我真是谢谢你全家!


终于熬到下班,此时已届夜幕低垂,正所谓夜黑风高,恰是夜袭好时候,柱间毫不犹豫的选择翻墙。

——哈哈哈!都晚上了还是不要打扰别人比较好。

能把猥琐的行动说得如此光明正大也是没谁了。

刚拉开斑的房门,一支苦无削过柱间头发钉在后头的柱子上。

……哈哈哈,看来是真的难受狠了,这火气可真大。

「斑~」

「闭嘴。」

委屈ಠ_ಠ

「那我就在旁边躺着就好,收留我一晚吧?」柱间笑嘻嘻道。

如果是平时,斑一定把人赶出去,但是今晚……「随便你。」

得了应许的柱间连忙和衣躺下,像是深怕他反悔似的。

斑对此只是一声嗤笑。

柱间不在意,在他耳边轻笑几声。这回斑反倒不乐意了,「你笑什么?」

「没什么,只是高兴。」柱间哪里听不出他语气中的恼怒?

尽管是偶尔的脆弱也想用尖锐的铠甲包裹,这样的斑,实在是太可爱了。


隔天早上,两个人的姿势已经变成了胝足而眠,柱间刚醒来只觉得怀中的触感如此美好,舍不得起来。

呼吸间充满了另一个人的气息,体温透过接触的肌肤交融、共享,胸前的柔软格外令人流连……等等,胸前?柔软? WTF?

柱间还来不及细想,一阵轻快的脚步声传来。

「哥哥,你今天——千手猪为什么会在这里?!」低柔的嗓音在门彻底打开的霎那间猛地拔尖。

「泉奈……?」蜷在被窝里的黑长炸微微动了动,犹带困倦的嗓音传出。熟悉的语气,陌生的音色。

「……哥哥?姊姊?」


中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不多作赘述,反正这不是重点,作者也不想写。


总而言之,斑暂且接受了这副外貌……如果一直盯着他上下打量的目光能少一点就更好了。

忍者不常生病,生起病也好的快,今天的斑已经能正常工作了。

不过在弟弟和“挚友”的双重攻击下,他还是休了一天假。

那么这天要做什么呢?

泉奈为了给哥哥解决问题,忙着抓千手门二壮丁去了,一时不察就让柱间把人拐到了火影楼。

中间的过程略,因为作者也不想写,大家只要知道在真相传出之前,“千手柱间是个大渣男”这个标签是撕不掉了。


「所以你把我带来这里就是为了看你怎么摸鱼?」斑翘着腿,慵懒中带着睥睨的目光让人有种下跪叫女王的冲动。

「还是说……」他突然起身,走向柱间,「看着这副躯体你就能硬了?」

斑倾下身,从族服宽大的领口可以隐隐约约窥见被布料包裹住的美景。

「真是难看啊,千手柱间。」

「不是啊。」柱间猝不及防的揽过斑的颈脖,贴近——

斑下意识地闭上眼,却只是感受到额头相贴的温柔触感。

「因为是斑,不管怎么样都喜欢喔。」

斑低笑了一声,「这个答案姑且合格,我就勉为其难接受了吧。」

「斑?」柱间有些惊喜,这是近期以来斑给他最正面的回应,「我还以为你会让我再磨一段时间。」

「哦?不满意?」

柱间连连摇头,「满意,非常满意!」

「既然如此……」斑挑逗的勾起柱间的下巴,「怎么样?不如来一发?」

美人当前,这种时候不吃还是男人吗?

柱间的回答是……「还是算了。」

「再怎么样也得等斑的病好全啊。」他说,「不然我会担心的。」

「啧,装什么君子。」斑不屑的睨了眼柱间已经搭起帐篷的某个部位。

「不过既然你这么说了……」斑在柱间额上印了一吻。


「我就先付个订金吧。」


----------------------------------------------------------------------------

然後柱間隔天發現自己也性轉了,這下是想吃都吃不到(笑

评论(4)
热度(105)

© 於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