寡人有疾,懶癌末期
目前:
萌柱斑,六件套全吃
萌周葉、傘修,但立志做隻米蟲,只吃不產

关于

這是一場完全不走心的穿越

柱斑吧腦洞大雜燴的改寫,這樣改比較不尷尬



尴尬。

场面十分的尴尬。

现在的情况是,斑跌坐在地上,柱间压在他身上,双手撑在他肩膀两侧,形成一个围困的姿势,视线相接,然后,双唇交叠。


这是一场意外。起因于两名小伙伴一如既往的体术切磋。

「斑,这次是我赢了!」柱间笑嘻嘻地上前,那嘴脸怎么看怎么欠揍,尤其因为姿势的关系,斑只能仰视着他,不爽。

「这次说好的斑可得答应我一个要求喔~」柱间伸出了手,打算拉起小伙伴,殊不知这波浪线语气彻底激怒了斑,他怒朝柱间的脚踹去。

没料到小伙伴会下黑手,柱间一时不察往前倒,接下来的剧情就是青春偶像剧的标准套路了。

虽然及时撑住,撞击力还是让嘴唇磕出了血,但两人都无心注意,直愣愣的注视着对方,大有亲到天荒地老的趋势。

最后还是柱间先回过神,一边哈哈笑着退开。如果就此不提或许还能当没这回事,坏就坏在柱间补了一句:「斑的唇真软啊哈哈哈!」

「……火遁•豪火球之术!」


等到斑差点引起森林大火之后,两人才发现他们来到了一个莫名其妙的地方,别说南贺川了,连条衣带宽的水流都看不见。

不过两人都是素质极佳的忍者,虽然心怀警惕,却没有一般人的恐慌。

他们有志一同的决定先探查地形,可惜他们不知道的是这个地方布满了监视器,哪怕身为忍者的直觉让他们下意识的选择死角,还是没能逃脱无处不在的监视器捕捉。

先遇上的是一名身着华丽和服的少女,大大的猫眼和精致的面容让斑不由自主地想到族人,然而那无机质、如同实验室产物般的眼神却让他提不起好感。

而且少女身上有一种危险的感觉,和他们的查克拉相似,却又有微妙的差异,虽然不知是怎么回事,不过实力绝对不会差。

当两人提起最高警戒时,却听到她说:「你们毁了我家一大片树林,价值约略等同于XXXXX戒尼,你们打算怎么赔偿?」

「『……啊?』」


「我到底为什么要穿这玩意儿?」斑黑着脸问。他现在穿着一件粉嫩粉嫩的短裙,套上滚蕾丝的围裙,过溪白袜,头上还戴着同样缀蕾丝的发箍,也不知是怎么整的,原本的一头炸毛仅仅俏皮的翘起几撮,「这是女孩子的衣服吧?」尽管是没见过的著装,这套衣服也怎么看都不像男孩子穿的。

「那有什么。」好好的诘问句型被少女硬是说成了平铺直叙的陈述句,「我穿的也是女装。」

「……你是男的?」难道女装癖是这个世界的特色?

这时正好管家领着一名少年过来,「伊尔迷少爷,人领来了。」

少女,不,现在是少年了,点头道:「辛苦你了,梧桐。」

被领来的少年,也就是柱间,心大的挥着手:「斑,你穿这件衣服真好看!」失败的开场白。

「火……算了,闭嘴!」不想继续增加债务,斑悻悻然地瞪了柱间一眼,「为什么这家伙不用换!」

「辣眼睛。」

「好吧……不对!这家伙明明也长的很秀气!」

「母亲不喜欢蘑菇。」

柱间:【大受打击.jpg】

「那就换发型!」然而并没人理他,斑很显然正积极的拉小伙伴下水。

「既然你这么说的话。」对伊尔迷来说,只要对象肯乖乖还债,一点无伤大雅的要求还是可以满足的。


二十分钟过后。

一个被打理成姬君发型的改良和风女仆装“少女”出炉。

「哈哈哈,你穿这样子也挺适合的嘛!」斑幸灾乐祸的笑道。

「哎?但我觉得斑比我还更适合啊,比我们族里的女孩都好看!」柱间笑的阳光灿烂,语气理直气壮,表情一脸纯良,内容唯恐天下不乱,有意无意倒是不好说,毕竟是天然黑,嗯。

斑几乎抑制不住自己吹火球的心,然而理智告诉他火遁烧不了此人的厚脸皮,倒是烧得出一笔天价债务,只能憋屈的转移炮火,「我们只是打工还债而已吧?为什么非得换上这种衣服?」斑拉起裙摆一角,这种大腿凉飕飕的感觉,啧。

在途中他们已经知道揍敌客的营生,也敲定了还债方式,但他打的是人头工,不是来当人形换装娃娃的!

柱间没附和,不是对这身衣服没意见,而是看小伙伴大喇喇地掀裙子动作以及露出的白皙大腿,一时回不过神。

把他拉回现实的是伊尔迷的话:「因为我是你的债主,以及雇主。」

好吧,无话可说。

虽然不情愿,但这点职业素养斑还是有的,最终还是妥协了。

还债生活开始~


伊尔迷一开始还让他们一起行动,不久后就发现这根本是浪费人才,两人的实力往往只需要一个人就可以成功暗杀目标,就是有时动静太大。伊尔迷干脆就把他们分开,让斑跟着自己行动,暗杀目标时用火遁伪造现场简直不能更给力。而柱间能T能奶能DPS,直接被当成砖,哪里需要哪里搬。

对于这项决议,斑没有反对,究其原因还要说到基裘。直到领教过基裘的换装癖斑才知道女仆装什么的就是小儿科,她的衣柜里装满的不是衣服,是对女儿的渴望。不只女仆装,几天下来斑已经穿过了缀满红色蕾丝与蝴蝶结的歌德萝莉风、长度只到大腿还搭配长袜樱花粉和服、华丽程度和难穿程度都堪比十二单,还附带假发配饰的重量级装束等等。为了躲避基裘,他宁可和财迷伊尔迷一同出任务,至少不是女装。

对于这项决议,柱间也没有反对,究其原因还要说到女装。虽然他不是很介意,穿久后早就彻底抛弃节操,但看到挚友穿着这样的衣服心脏还是止不住的加速。

难道我喜欢的是长得像斑这种类型的女生?柱间百思不得其解。

仔细想想斑虽然一头炸毛,五官却长的很精致,如果是女孩,不出五年一定是个倾国倾城的大美女,尽管如此斑眉间自有一股英气,绝对不会让人错认性别,而且斑的声线偏低……所以他喜欢的其实是肤白貌美头发炸的男音少女?可是他喜欢的类型不应该是前凸后翘中间细的大胸妹子吗?今天的千手柱间依旧烦恼着。

然后他隔天醒来裤裆一片湿润,没有梦到大胸妹子,但梦到了小伙伴。柱间这下彻底不敢直视斑了(←然而还没开窍)。总之伊尔迷的决定可以说是正合他意,总算了一口气。


还债的日子异常漫长(伊尔迷:免费劳力当然要尽可能的压榨啊,欸嘿☆【鬼娃吐舌.jpg】),足够柱间想清楚自己的感情。

扪心自问,假如有一个和斑长得一模一样的女孩,但是不像斑一样会气急败坏地安慰自己,不像斑一样会倾听自己天马行空的梦想,他会喜欢吗?答案再明显不过。

于是厘清感情的柱间彻底觉醒了自己的切黑属性,无所不用其极的吃豆腐。例如:

「斑~斑~」柱间笑嘻嘻的贴上斑的背。

「……好重啊!快给我起来!」斑用力的把黏在身上的狗皮药膏撕下来。

「可是这也不是我自愿穿的嘛。」柱间委屈的对手指。他的身上一套华丽丽的十二单衣,重到让人怀疑他怎么还能行动,「这套衣服穿起来好不舒服,害我都摩肿了。」

「真的吗?哪里?」斑关心的问。

「就是这里。」柱间指向胯间,「胀胀的,还硬硬的,好不舒服。」

「……那才不是摩肿啦!」斑的脸红红,明显是脸皮锻炼不够,还隐隐带着“小伙伴不知道的事我知道”的优越感。

「哎?那不然是什么?」柱间一脸纯洁的偏头。

「就是、就是……反正只要揉揉就会好啦!」其实也不甚了解的斑说道。

「那斑帮帮我好不好?」柱间稀哩哗啦脱了衣服,把斑的手拉向自己的小兄弟。

「那种东西自己用啊!」斑满脸通红地喊道。

「可是我不会用啊。」柱间一脸小媳妇的委屈样。

「真、真是拿你没办法……只能一次喔!」说罢就略为生疏的动作起来了。

被心上人帮忙纾解,柱间舒服地靠在斑的肩膀上闷哼,礼尚往来的伸向斑的那处。

「……唔!你干嘛啊!」

柱间无辜的抬头,「我只是练习一下嘛……啊,斑的也立起了。」

「都是你啦!蘑菇头!」斑恼羞成怒。

「没关系,我们可以互相帮助啊。」语毕,手上的动作加快。

「啊……混蛋……!」

……

血气方刚的少年人不禁挑逗,也没什么持久力可言,很快就缴械在彼此手中。柱间看着斑微乱的喘息,嘴唇半启,令人忍不住为它添一点润泽,而他也确实做了,舌头舔上干燥的唇瓣,一点一滴描绘轮廓。

斑的双眼大睁,脑袋一片空白,只认由柱间施为,甚至没察觉到周遭环境的改变。

良久。

「你还想亲到什么时候!」斑猛地推开,这时才发现他们又回到了南贺川,之前的一切恍然如梦,甚至连时间都没有半点推移,然而他无心思考,怒冲冲的掉头就走。

柱间愣了一下,突然喊道:「斑——我会负责的——!」

「闭嘴,白痴!」斑猛然回头,这回不只脸红,就连眼睛也被气红,说罢就头也不回的走了。

「斑的眼睛真漂亮啊……」徒留住间呆愣愣地说。


斑回到族中后——当然,一身女装早已被毁尸灭迹了——泉奈开心地扑到他怀里,突然问到,「哥哥,开眼了?」

斑这才惊觉视野有所不同。

「哥哥是在哪里开眼的?是最近常常去的地方吗?」泉奈软软一笑。

「……不去了!」斑抱起弟弟,咬牙切齿,当然,是对柱间。

「是吗?那泉奈就不问了。」这样就不用听父亲的话跟踪尼桑了吧?


后续——


多年后。


柱间:「斑,结婚吧!」

扉间&泉奈:「『我不同意!』」


----------------------------------------------------------------------------

然後等柱斑結婚後,才剛前戲就被投放異世界

喲西,決定了,下一篇的主題就叫#古裝男子當街露鳥,究竟是人性的扭曲還是道德的淪喪#(別信)

评论(1)
热度(27)

© 於林 | Powered by LOFTER